優秀都市异能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九十四章 瞅我老公相伴

Home / 青春小說 / 優秀都市异能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九十四章 瞅我老公相伴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唐元的个子很高,所以在老人面前,他习惯性的微微礼貌低头,也不会显得太高高在上,回答道,”多多在楼下呢?爷爷,我来叫您下去吃饭“。
低下的眼眸中,也终是看到了许爷爷正在干什么,原来是在擦一枚勋章。
许建坤当然注意到这个孙女婿在看什么,然后就一脸骄傲的扬起了脑袋,拿起桌上那枚漂亮的勋章,举到唐元眼前,“这是多多回来给我的礼物,怎么样?”,一脸的嘚瑟的不要不要的表情。
精品玄幻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ptt-第二百九十四章 瞅我老公讀書
唐元当然看到了上面是谁的名字,也知道眼前老人的用意,尽管这枚勋章就连他都还没见过,心中难免有醋意,却还是要顺着话说下去,”多多很喜欢爷爷您“,真心话,但是怎么心里还是有点酸酸的,唐元心想。
果然,听到唐元这样说后,许老爷子顿时就笑开了,“哈哈!你小子也不错,说的话我爱听”,说着就珍之爱之的将这枚勋章放到了旁边一个古旧的檀木盒子里,唐元甚至能看到盒子打开的时候,里面摆满了满满当当的勋章。
而眼前的老人,却是将这枚勋章端端正正的摆在了最上方中心的位置,仿佛这一枚就已经比其他的所有都还要珍贵。
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看出,眼前的许老爷子对于孙女的珍爱,边走出门的时候,老爷子还边对着唐元高兴的道,“现在这个年代,不比我们当时,到处都打仗,想要建功立业就好好打仗,打赢了就行,所以说乱世出英雄,我们是赶上了哪个时代,所以才有现在的成就”。
“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整个大环境下面,你别看我们多多这现在才拢共两枚一等功勋章,这可都是了不得的本事了,你可要珍惜,知不知道,我们多多可是在给国家做大贡献的人”,唐元知道这是老爷子又在敲打自己了,这些年他一个人生活,多多不在身边,别人就总觉得怕他真的做出什么对不起多多的事情似的,老借着机会就要这样说几句。
可是,他又能怎么说呢?只能又顺着乖乖接话,“爷爷,我都知道的,我一定会好好和多多在一起”。
下了楼,一顿饭又是开开心心的吃完,这次老人同样也没有留两人住在家里。其实这也是矛盾点之一,你说现在俩孩子结婚了,两家又是隔壁的,要是住家里,住哪家呢?
这个问题还真的就被拿出来讨论过,只是最后都没有个结果,最终还是唐老太太和许老太太心疼两个孩子,拍板决定,“孩子大了,还是要让他们多一点二人世界,我们这些老家伙就别老掺和进去了”。
尤其是许老爷子,就被许老太太严令遏止,不能老想着掺和在孙女和孙女婿中间,更不许老想着为难孙女婿。可怜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惟一的孙女被拐跑了,有怨气都不让往出撒,你说许老爷子能对着唐元和声和气么?
还不得逮着机会的就炫耀起来,不过今天也算是给许老爷子成功了,果然唐元回去再看看上次多多送自己的那枚勋章,就不那么香了。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討論-第二百九十四章 瞅我老公閲讀
睡前,唐元又从枕头底下拿出那枚勋章看着,他每次想多多想的狠了,就会将勋章从保险箱里面拿出来放在枕头底下,仿佛就有多多陪着,就能好好休息一样。
今天却是不一样了,拿出来纯粹是想看看到底和今天在爷爷那看到的那枚有什么不一样,所以等许多多洗完澡躺在身边,唐元也没有任何反应。
哎!许多多就感觉奇怪了,以往她只要在家,唐元可是从来都要跟她腻歪在一块儿的,怎么这会儿突然就对自己变得这么冷淡。
于是许多多主动地上前,伸手就将唐元转了个方向给捞进了怀里,然后双手捧着唐元的俊脸就好奇的瞅。被迫抬头的唐元,“你瞅啥?”。
“你说我瞅啥?当然是瞅我老公怎么了”,许多多笑了,一双有些粗糙的小手故意的在唐元的嫩脸上摩擦两下,还故意端着语气,“我们的宝贝糖糖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不开森”。
被许多多任意揉搓着脸,唐元也不不生气,反而心中还有点甜,知道许多多这是主动过来哄他了。
将手中刚刚拿着的勋章举起来,唐元仰着被揉搓的脑袋艰难开口,“今天爷爷那也有一枚”,眼睛还眨巴眨巴对着多多,似是再说,等你的解释。
“哈哈!”,许多多真没想到,唐元竟然连爷爷的醋都吃。
那当然是她前两天回来后送给爷爷的,因为想给爷爷一个惊喜,所以就特意的谁都没有提前告诉,只偷偷的塞给了他。
至于为什么选择送给唐元和爷爷,大概第一枚勋章本身也有唐元的功劳在,就凭他几年中送给她的那些东西,也是她能快速在那个地方站稳脚跟的一个重要因素,当然也是在她任务中确实帮到了不少的忙。
那爷爷呢?可以说她走上这条路,一开始就是受到爷爷的影响,同时他也是自己见过的,最热爱这个职业的人之一。
爷爷顶着多少压力,带着她一起学习,支持她所有的决定,还陪她找到了师傅可以跟着一起学习。这些无一都是成就了现在的她的最大因素,所以她当兵之后最为感恩的也是爷爷。
当然奶奶她们是不一样的关心,她也同样很爱她们,只是勋功章是爷爷更喜欢的礼物。奶奶、妈妈和爸爸她们,直到现在,还是更多的只是希望她能够平安、快乐而已。
笑过之后,许多多松开唐元的俊脸,轻柔的帮他抚平刚刚留下的红痕,轻声哄他,“糖糖,不要吃爷爷的醋,我对你们的爱是不一样的,这些勋功章送给你们,就是代表其中有你们的一份,这是我们共同的东西”。
“爷爷那枚也是,如果从小没有爷爷的支持,我大概现在也不会这么勇敢的走上这条路,所以那枚勋功章也是爷爷应得的”。
其实道理唐元当然都懂,只是他一直都很自私,想要的从来都是多多独一无二的爱而已,只是现在能听到多多这样一番话,也算是非常值得了。
握紧手中的勋章,唐元终于微笑展颜,”好吧!我也不是觉得多多你送爷爷勋章不对,只是想让你多爱我一点,这样我就不用在乎有人来跟我分走你的爱了“。
对于唐元来说,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先爱的哪一个,也是爱的更深的哪一个,所以他也是先认输的那一个。
因此,这几年总有人在他耳边提醒他一定不能背叛许多多,要守住时,其实他是非常想笑的。这些人懂他唐元多爱许多多吗?他们知道唐元等了许多多多少年吗?
他们不了解他的感情,却来妄自猜测,只有唐元知道,这个世界上,能让他动心的,也只有许多多了,他一向是个很冷心冷肺,又很独的人,可是因为许多多热爱这个世界,所以他也一直在努力的改变,让自己变得热爱这个世界起来。
人氣都市异能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多餘不是多-第二百九十四章 瞅我老公閲讀
“傻瓜,糖糖”,对于唐元的这番心意剖白,许多多则就是心中甜蜜却又发酸,她如何不知道唐元对自己的好。
反而其实最自私的是她,她一意孤行的选择了一条注定聚少离多的路,还要让唐元这样陪她一起走下去。
又是一个清早,早早的唐元和许多多的小窝就有客人来访。
”是谁呀!“,许多多刚刚做完晨练,轻轻喘着气走出健身房,边擦汗边问道。
唐元正在厨房为两个人准备早餐,听到门铃响,就跟许多多道,“先不要开门,看看是谁,如果不重要,就别放进来了”。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線上看-第二百九十四章 瞅我老公
一早上的好心情,唐元并不想受到打扰,没几步,许多多走到门边,先是看了一下是谁后,果断拉开了门。
一个穿着粉红色西装的像是个粉红小狮子狗的人影就立刻冲了进来,“啊啊啊!多多师姐,我可想你了”,楚岚一身骚包的打扮,就想往许多多怀里冲。
还好许多多反应够快,一根手指就将楚岚脑袋远远的给支住,“干嘛干嘛!什么毛病,离我远点啊!”,不说她刚刚运动完,出了汗。
就是这样子要是被唐元从厨房里出来看到了,那家伙肯定又得醋了,自己昨晚可是好不容易才给哄好的。
果然,许多多刚刚出口,唐元就端着两个餐盘从厨房里出来,边抬首看向门边问,“是谁来了呀!”,然后,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一身白色短袖短裤运动装的许多多,身材比例纤细有致,配合着高高扎起来的马尾,小麦色的皮肤在清晨的阳光下,漂亮充满活力。
对面站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被少女一只手牢牢的抵开一臂的距离,一身粉色的西装,秀气好看的五官,奶里奶气的叫着“师姐师姐”,要多热络有多热络。
有种御姐大姐大和小奶狗感觉,看起来倒真是碍眼呀!
别问唐元怎么知道御姐和奶狗,问,就是被人给教坏了……
倏的攥紧了手中的盘子,唐元突的就冷了声音,叫着站在门口的女孩,“多多,过来吃早餐了”。
“哎!来了”,听到唐元的声音,许多多忙松开抵着楚岚的小手,欢快的答应一声。然后就在回头往餐厅走时,还不忘凶上旁边的楚岚一句,“放乖一点,知道不知道”,可别在给她惹家里小祖宗生气了,不然真不好哄了。

好看的言情小說 青春流火 線上看-第557章 多一秒都不值分享

Home / 青春小說 / 好看的言情小說 青春流火 線上看-第557章 多一秒都不值分享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青春流火
午后一场大雨,将整个西平市清洗的干干净净。
大雨来的快,去的也快,雨过天晴,很多西平人都能抬头望见天空居然出现了两道绚丽的彩虹,这般异象,顿时让人们议论纷纷。
城东枫林路上的一间幽静小院中,几名男子正在院中围坐喝茶,刚才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将院中别致的盆栽浇了个七零八落,也将喝茶人连同茶具一起浇成了落汤鸡。
不过这帮人很奇怪,只是回屋稍微收拾一番,重新换茶具泡茶,在院中再度围坐在了一起,仿佛没过足茶隐,又好似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有这样的氛围才能谈得下去。
“日照霓虹,是好兆头?还是厄运当空啊?”坐在正南首的一位男子仰头发声,一句话将本来就不是太好的气氛搞的更为紧张。
此人身着一身米黄色的休闲服,梳着三七开的偏分头,面孔阳刚帅气,看上去很年轻,仿佛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但说话却颇显老辣,实际上此人已经三十挂零了,叫左天。
在坐的几位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发小,从小玩到大,从座位东首顺时针排,分别是齐卫东、左天、廖小青,还有秦羽丰,还缺两个核心人物,田军和魏少辉。
田军在外地,肯定来不了,独缺魏少辉,今天的小聚会也是缘他而起,约定的时间已过了一个小时,就是没见他来。
“我管他什么霓虹,这货要是超过三点不到,就当通知到位,虽然咱哥几个第一回这么干,可全程跟军哥说一下,相信他能理解。”说话的是廖小青,看得出来颇有怨气。
“急了点吧?不行,我再给他打个电话。”秦羽丰说话间就要站起来,却被东首的齐卫东一把拉住。
“不用,再等等,就按小青说的,一过三点,大家走人。”
齐卫东看似在说一句很平常的话,可语气中却有一股森然的寒意,秦羽丰欲言又止,心里却是火烧火燎,急都急个半死。
这次小聚会,不是为了放松休闲,也不是因为多日未见,聊天叙旧,而是一次有针对性的、剔除成员的碰面会。
校 草 鬧 夠 沒
聚会打着化解齐卫东与魏少辉之间矛盾的幌子,其实就是要把魏少辉踢出圈子。
只有魏少辉被踢出圈子,矛盾才能升级、公开化,齐卫东才能撕开面子,不受包括田军在内的任何约束,也只有矛盾公开化,才能迫使哥几个明确站队。
眼下的情况,显然是齐卫东占据大优势,至少廖小青和左天都站在他这一边,就算秦羽丰跟魏少辉关系好,但起不了多大作用。
诛仙之凡雪传奇 陈天泽
至于人人都颇为敬畏的大哥田军,根本鞭长莫及。
魏少辉和齐卫东之间的矛盾在很早的时候就出现了苗头,确是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引发,从刚开始的小摩擦,渐渐演变成了大矛盾,此后,随着两个标志性事件爆发,弘阳广场枪击案和对方家营地块的争夺,使矛盾骤然剧烈。
俩人过年的时候还当着哥几个的面打了一架,因为田军发飙镇场,才勉强把两个人给暂时摁住了,但根子根本没有消除。
过年之后的日子里,双方似乎都消停了一段时间,原因在于魏少辉做了个妥协的姿态,也是给田军一个面子,他没有在董事会上否决第四大股东转让股份的议案,这个妥协足以让魏少辉后悔的砸脑袋。
因为魏少辉太信任自己兄弟了,他明知道第二、第三大股东背后分别站着廖小青和左天,就不应该让齐卫东再挤进来,可偏偏就这么做了。
哪知道齐卫东一挤进来,左天就反水了,董事会上,立刻形成了三方一致对抗魏少辉的局面,这让魏大少措手不及,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左天说卖就卖掉了。
实际上,这些发小中,魏少辉跟左天的关系是最好的,其次才是秦羽丰,可他真的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真正站在自己身边的居然只有秦羽丰。
惨痛的教训让魏大少十分受刺激,才有了很奇葩的想法,找人到董事会搅局、闹腾,越乱、越热闹,就越好。既然你们吃相这般难看,干脆大家都别吃了,撂摊子呗。
搅局这种活儿很有难度,一般人干不了,特别是职场中一些所谓的精英们根本无法胜任。
他们随便了解一下都很容易知道,方家奇、张永丰之流在业界是什么地位,他们身后又站着什么高人,把搅局人放到董事会上,吓都要被吓尿了。
于是许晖又进入了魏少辉的视野,这小子就是个街边混混出身,高中文化,职场和业内经历是光板,也根本不了解写字楼办公室里的那些弯弯绕绕,坐在董事会的那张椅子上,空白的如同一张白纸,说不定真能搅合出花样来。
就这样,许晖莫名其妙的被逼着客串了一把流氓兼混蛋,把那么大一个辉煌公司的董事会给搞了个乱七八糟,还把一个糟老头子送进了医院,无知者无畏,效果出奇的好。
不过事情闹过头了,也终于激怒了齐卫东,他索性撕开了一切伪装,决定明刀明枪的跟魏大少来个对决,所以才有了这次小聚会。
可魏少辉精的跟鬼一般,显然不可能参加这种聚会,而秦羽丰在这些哥们中,性格其实最为憨直,不听劝,偏偏要来碰头,那是肯定要碰个鼻青脸肿的。
时间到了两点五十分,哥几个面前茶盅里的茶水都早已变成了冷茶,每个人的面色都越来越难看,尤其秦羽丰,脑子里想了半天词汇,最终决定,尽最大努力挽救一番。
“我去找少辉,这家伙肯定被什么事儿给绊住了,哥几个再等等。”秦羽丰说着话就要站起身。
“没必要,咱们在坐的举手表决也是三比一,何苦呢?”昨天连连摇头。
“毕竟是大事儿吧?他本人不到场,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对不对?这么多年的哥们,真没必要这么干。”
“明摆的事儿,老魏但凡顾及哥们间的感情,就不该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我们,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能拿到台面上说?
“还有,很多背后的事情,很脏,很龌蹉,你是没掺合在其中,也不了解,这不怪你,我们可以慢慢解释给你听,但是魏少辉,他就这十分钟,多一秒都不值!”

llmys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 起點-第62章 滾吧相伴-xsc12

Home / 青春小說 / llmys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 起點-第62章 滾吧相伴-xsc12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
人在接受一件事物的时候,会在潜意识里把它往自己想的方向发展。
安寒接过夏舒芒递过来的抹茶蛋糕,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夏舒芒没有多做停留,放下蛋糕扬长而去。
做到这份上,没有哪个女孩子不会懂他什么意思。
夏舒芒回到主厅,谷雨不在,叶梦心也不在。
他做回原位,问一旁的李香,“她们俩人呢?”
李香想了想说:“刚刚看到她们一起出去了。”
夏舒芒等了一会,谷雨才来。
“有信心吗?”他问,“一会的问答。”
谷雨轻轻叹口气: “有。”
“和叶梦心出去干什么去了?”
谷雨温柔着说: “叶姐想去找安寒。”这是两人单独聊完后发生的事情。
在叶梦心的世界里,她讨厌麻烦的事情。
为了保护风浪,她做了很多牺牲。被一个小姑娘把事给搅乱了,她能想到最快解决的方法—— 当面对质。
无论用什么方式,比如,威逼利诱什么的,能达到效果,就行。
夏舒芒轻轻“嗯”了下: “然后呢?”
“然后她看到你给了安寒一块抹茶蛋糕。就走了。”
谷雨的语气很平淡,和平时说话没什么太大差异,“就是啊……早上出门的时候,我还没吃东西呢!”
她越说越怪异: “也不知道门口的蛋糕好不好吃……”
仙气缭绕 园不圆
球星 如履薄冰
她偷偷看了他一眼,又很快转回去。
夏舒芒被她十分没有攻击性的眼神电击了一下,伸手摸摸脑袋,从身侧拿出一块天鹅丝绒蛋糕,捧到她面前。
他侧过头到她耳朵旁,“抹茶蛋糕是买这个送的。”
谷雨一听,嘴唇不自觉扬起。
又过了一会,现场开始提问。
杨老坐到台上的主席座中央,抬了一下眼睛上的老花镜。
底下有很多不认识杨老的人,职业特殊,现在的年轻人对这方面的注意力远没有小鲜肉们多。
萌犬总裁的小鱼妻 公子浮香
底下有人讨论。
“台上的专家是真的吗?不会随随便便问几个问题就过了吧?”有一个参赛选手说。
“杨老你都不知道?玉兔系列就是他送上去的。”
对方惊讶到下巴托在了地上。
杨老两鬓斑白,年迈的纹路在脸上清晰可见,他咳了几声,众人全部安静了下来。
“我刚刚听了这个谷同学的演讲。”众人聚精会神的听。
“和他们组交上来的报告材料——”杨老说话很慢,又讲到了最关键的地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杨老不紧不慢的说: “完全不一样。”
乌泱泱众人开始了嘀咕。
完全不一样?
难道还有抄袭的现象?
“咳咳。”
现场迅速安静下来,“她交上来的报告完全是按照最严谨最科学的思维方式写的,但是她刚刚的演讲,完全是以诙谐幽默的风格演绎。其中还提到到了苏格拉底的‘产婆术’,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
“让我比较惊讶的是,她竟然能巧妙的把一个教育家和文学作家的一些观念用到讲解飞行器原理的讲解上。”
“我认为,这个提问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而且——”
杨老为难的看着手里的材料,最后还是说出了一刀止血的话: “在座能参加比赛的人,都是高校的大学生,这个理论知识恕我直言实在是太简单了!”

決鬥
??
听到这话的所有人脑袋上都不约而同出现了三个大问号!
这……
是太看得起我们了还是在变样嘲讽我们?
我怀疑你在骂我但是又没有什么证据。
杨老的话还没说完,“这份报告里的知识我相信只要大家用心去理解都能看懂,所以在这里,我就不出题了。”
这段话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 你们玩的东西太幼稚了我根本不知道能从哪里找题给你们出。(自动扬起下巴并且狠狠甩起张扬飞舞的45度秀发。)
杨老说完后,迈着沉重的脚步下了台,在一群肩膀带星人的拥护下,离开了孵化基地。
杨老走后,整个大厅的人瞬间议论纷纷。
一个个神态认真仿佛看透了人世: “这姑娘的报告应该是自己写的吧!杨老都那么说了,有文学色彩在里面。”
“我也觉得,那个谷雨,好像是画家谷加索的女儿吧……你看她手上有块表,Rice的亲做,我在画展见过。”
现场也不乏有迪海大学的学生,“谷雨是文学院的那个小女神吧,教授上课经常提起她,文化底蕴特别丰富,有的时候还能把教授说服了!”
“我想起来了,她在我们外语学院也有名,老师说她文学成绩接近满分,英语天天背单词日日往老师办公室跑结果考了刚及格,差点把老师气吐血,我们老师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教的有问题!”
“这样说来,谷雨也不是那个安寒嘴里吃软饭的人啊,人家一著名画家的女儿,要啥啥没有,干嘛在这里丢人?”
风头逐渐脱离安寒所预料的事态。
甚至有人在呼喊,让安寒道歉。
她戴了鸭舌帽,此刻把头往胸里埋,企图掩盖自己的存在。
但她还是被发现了。
“她在这里!”有人喊了一句。
安寒如同惊弓之鸟,瞪大了瞳孔不敢说话。
“快道歉啊!这样说人家!杨老都说了这报告有她自己的风格,而且人家小组其他人都没说什么,你在这逞什么能?”
安寒说不出话来,但是也绝对说不出“抱歉”这两个字。
“就算她是真的会,那么她做小三插足别人的感情,也不能被原谅!”
她一口咬定谷雨就是插足了叶梦心和夏舒芒两个人。语气坚定到夏舒芒自己都信了。
这个年代,有手机的人都知道“网络暴力”这个词,时代在变化,越来越多的人逐渐明白不知全貌不与评价这个道理。
“姑娘,她的感情是她的事情,但是你污蔑她的成绩作假是另一件事。”有人说。
“先道歉,她是不是插足别人,叶梦心今天也在这里,是真是假她肯定知道。一会听她说。”
“对对!道歉!”
众人越说越激动,场面有点不可控制。
这个时候,谷雨才出现在大众眼里。
“安寒,你说我插足夏舒芒和叶梦心,证据呢?”她比安寒高一点,此刻说话也是气势凛然。
“我刚刚亲眼见到你拉着夏舒芒去了储物间!”她说: “在这之前,叶梦心和夏舒芒一起赛车,他赢了比赛胸前的粉色丝带就是叶梦心手里那些的那条!”
提到丝带,许多人纷纷把注意力放到一直坐在椅子上和没事人一样的叶梦心身上。
四石坐的离叶梦心不远,这位姑奶奶什么脾气秉性他多少是了解的。
叶梦心不喜欢粉色!甚至说是极其讨厌,但是此刻手腕上确实缠了一条粉色丝带,还系了个蝴蝶结。
有人实在好奇: “叶姐,她说的是真的吗?”
叶梦心依旧坐着,但她的气势丝毫不减,“是,这条丝带确实是我的。”说罢,她抬起手腕端详了下。
“卧槽,还真的是真的!这个谷雨牛批啊…… 特警的感情生活也敢插足。”
三国之鬼 清都无
“按照叶姐的脾气,得炸了吧,她怎么这么镇定坐在这里。”
“这是被伤的体无完肤心灰意冷了吧……你想啊,冒着生命危险救回来的男朋友,结果出轨了!”
“真是不要脸!”
叶梦心终于起身,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踩着猫步走到谷雨面前。
“这是要撕起来了吗?卧槽要打架了吗!”
奉寵成婚:甜妻,要不要 燕木木
“你看她俩,一个妩媚性感一个温柔可爱,卧槽这男的造孽啊!”
……
叶梦心忽然拉过谷雨的手腕,“但是—— 这条丝带是我弟妹谷雨送的!”
“弟妹?!什么什么!弟妹!”
“对,就是弟妹!”叶梦心接了吃瓜群众的话继续说: “旁边这位,是我的亲弟妹!”
安寒第一个大叫: “不可能!”
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
叶梦心瞪回去,露出可笑的讽刺表情:“怎么!你很了解我吗?”
安寒本就杵她,这下更不敢直视叶梦心的眼睛。
揭露谷雨这事如果成功了,安寒想借此扒上叶梦心这条金枝,现在看来,计划泡汤不说,把自己的脸也丢尽了。
叶梦心朝安寒走去,一根手指挑起来安寒的下巴,出口满是不屑: “姑娘,我叶梦心活了这么久,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造这么大的谣!尤其是谣言竟然动到了我男朋友头上——”
“我警告你,他风浪别说出轨,就是看——都不敢看别的女人一眼,他要是敢动歪心思,老娘第一个叫他生不如死!”
印度囧途
她放开安寒,安寒两腿发软直接瘫在地上!
身边的议论声逐渐变大,一开始全部是惊呼叶梦心自爆,后来满满转变为对她的职责和谩骂!
她倒在地上的时候,手指碰到了夏舒芒给的抹茶蛋糕。
蛋糕已经被打翻在地,应该是她刚刚倒地的时候碰到的。
夏舒芒,她多喜欢夏舒芒啊!
他长得多好看,笑起来温温柔柔,还会在她没吃饭的时候送蛋糕给自己。
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双蓝色aj。
顺着视线向上,她看到夏舒芒沉默不语的表情。
这时,脑袋一片空白,她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夏舒芒……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不会让她难堪的,他多善良才会养阿黄那样一条可爱的小金毛。
但是她忘了,在谷雨面前的夏舒芒可以做到没有下限: “滚吧,带着你的绿茶,别再出现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