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yh7好看的都市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愛下-第129章 小蘭相伴-nh9uw

Home / 都市小說 / zmyh7好看的都市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愛下-第129章 小蘭相伴-nh9uw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刚才还说,让小兰离开石安,目的就是让她不再触碰过往,而现在韩良要过来…
“艹!”
对电话发出不满后,怒道:“你真特么啰嗦,烦不烦。”
骂完,电话那边顿了下。
我懒得搭理,挂掉。
可随后注意到小兰,她脸上写满愧疚,也小声中说:“哥,我打扰你了吧!”
“没…”
“柔姐让他找你,肯定是重要的事。”
“哦!”
下意识,我哼了声。
是!
虽风平浪静,但暗流汹涌。
对我很有意见的韩良,主动约见必然有重要事,也在这前提下,我突然开始后悔。
不是怕耽搁正事,而是担心给小兰带来压力。
其实…
知道的!
她在我面前,时而耍赖、任性,真如同妹妹一般,但小兰内心,仍旧小心翼翼。
维护着,和我来之不易的亲情。
此时她也放下手中刀叉,起身欲离开,但站在原味未动,目光中,充斥着挣扎。
我…
犹豫了下,拉住她手说:“韩良找我却是有重要事,但在重要,也比不上妹妹。”
“哥,没必要这样。”
“我乐意。”
“哥这样,我更觉着自己是累赘。”
“瞎说。”
说着,我将小兰按到座位上,也明白她情绪波动来源…刚才,我建议她离开石安。
是我,考虑不周。
“嗡、嗡…”
这时手机震动又响,仍是韩良打来的。
挂掉!
别说韩良,就算这会李柔、米露打来电话,我都不一定接。
现在要做的,是赶紧对小兰解释:“想让你人生又新的开始,而我,还是你哥。”
“我不喜欢。”
“傻妮子。”又习惯在她脑门拍了下,笑道:“就算兄妹,也不能一辈子在一起啊!”
“能。”
“啊?”
“我问过柔姐,她说要和你在一起的话,不介意养着我。”小兰绷着嘴,模样认真且天真。
隨身 空間 之 極品 村 姑
我…
我靠!
小兰说的话听起来,好扯蛋。
但转念一想,两口子过日子,家里还养个小妹妹…这种事,李柔绝对干的出来。
毕竟她脑袋,和人不一样。
还有…
懵逼中我,却严肃道:“我严重怀疑,是因为这,你才一直撮合我和李柔关系。”
“哪有…”
“嗯?”我眼一瞪,伸手捏住她小脸蛋:“要是还撒谎,以后就不带你吃烤肉了。”
说完,老脸臊得慌。
我这三十多大叔,竟和小妮子置气。
然而小兰拒绝承认,还强词夺理:“这是我女人直觉,就是觉着柔姐和你最配。”
一剑斩天龙 离人望左岸
“你好赖!”
我哭笑不得中说。
无论是身价、地位,以及我和李柔各自变态的情史,这都般配…
哎!
我家小兰,真天真。
不过…
更可爱哦!
嗯?
为什么我心里独白,结尾要加个‘哦’?
可能是受小兰天真影响,我心态似乎也年轻起来,也大方起来:“小兰开心就好。”
“哥…”
“随其自然。”
说话时,我夹了块烤好的牛肉给小兰,示意她话题到此为止。
当然!
随其自然,缓兵之计罢了,因为当下小兰内心脆弱,我不能、也舍不得强迫她。
但今后会想尽办法,让她拜托自闭,做一个真正健康的女孩。
而在这时,韩良电话又打来了。
靠!
就要挂掉时,被小兰阻拦:“哥,接吧!”
重生民国娇妻 大少
“这…”
“没事,我要学你。”
“啊?”
“也勇敢面对…哼,这样,至少个就没理由赶我走。”小兰扎着眼睛,满是傲娇。
或许是为让我宽心,她故意这样说。
挺好!
而这时,韩良电话还在拨着,估计是真有事,我接下电话:“我说老韩,你也…”
“玛德!”
没等我说完,那么满腔怒火中开骂:“叶飞你特么的,挂老子几次电话了?”
“卧槽?”
“槽什么槽,我看你是牛逼大了。”
“还行。”
我理亏,忍一忍。
而韩良也在怒火中,诉说委屈:“要不是李总招呼,我特么才不搭理你这玩意。”
“哦?”
“刚才她电话说了,比如让我找你当面谈。”
“有事,她怎么不找我?”
“我那知道?你是她小白脸,又不是我。”
“行、行。”
敷衍着,我将手机和耳朵拉开距离。
尼玛!
电话那边,韩良吼叫震的我耳屎都出来了。
不过…
怪!
韩良连续打电话,看来是真有重要事,那为什么,李柔不亲自和我说呢?
那女人性格,从来不拐弯的。
想不通!
没空多想,电话那边韩良说:“曹铭已向晨曦商贸退货完毕,而他这有动作了。”
“什么?”
“有窖藏系列,还有低端酒操作…玛德,一堆事,当面聊。”
“哦!”
扭头,我看了眼小兰。
距离很近,韩良吼声又大,她肯定听得到,可她却装作没听见,低头大口吃着烤肉。
这妮子…
将决定权,留给我了。
得!
那就在她人生路上,推一把,也对着电话说出地址:“新华路这,巴西烤肉店。”
“我一会到。”
“好。”
我电话,挂掉。
没和小兰一样装作无视人,而是说:“咱俩认识,是拜托你偷拍和韩良的视频。”
“嗯。”
“那会,很讨厌我吧!”
“嗯。”
吃烤肉的小兰,低头、含糊着重复。
理解!
让她做那种事,挺那个的,若不是米菲帮忙,小兰才不会搭理我。
而那时我们不会想到,后来会成为兄妹。
现在…
既然谈到这了,我干脆把话题说开:“你是名牌大学毕业,为什么选择那条路?”
“没毕业。”
“嗯?”
“大三没读完,辍学了。”
“啊?”
这次,我更加惊讶。
要知道,小兰读的是厦门大学,纵容比不上清华、北大,也是响当当的双一流大学。
就算条件紧张,社会上也会很多企业主动资助。
也就是说,她辍学有别的理由。
那…
试探中,又问:“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
“没事,哥不为难你。”
“昂。”
小兰抬起头来,眼角含着泪珠,嘴角颤抖几下后,终于开口:“逃,躲着我爸。”
“米菲说你双亲已故…”
“我妈被我爸气死了,这么说,是诅咒我爸早点死。”小兰说话时,身体不断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