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vnne精品都市小說 最強醫聖笔趣-第三千三百六十三章 你是第一個分享-0bz5j

最強醫聖
小說推薦最強醫聖
现在沈风所看到的一切,才是极乐之地的真实景象。
之前,他的双眼绝对是被某种幻象所蒙蔽了。
昏暗阴沉的天空,促使沈风有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眼下吴倩一直处于疯狂修炼之中,根本是没有要清醒过来的趋势。
沈风没有直接去叫醒吴倩,因为他感觉到吴倩如今处于突破的边缘,假如在这个时候将吴倩叫醒,说不一定会对吴倩造成今后修炼上的影响。
在看到了这里的真实景象之后,沈风自然不会继续修炼了,虽然这里的修炼环境真的很好,但在这里修炼一不小心就会迷失自我。
他手里握着几株六星无根花,他看到前方有黑雾升腾,在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还是准备过去看看。
这极乐之地只会让人沉迷在修炼之中,所以沈风知道吴倩暂时不会有危险的。
總裁之豪門啞妻 左手天涯
真正有危险的是从沉迷修炼中惊醒过来的他。
双脚踩在漆黑色的土地上,这让沈风的脚底感觉到一阵凉意,看着地面上到处躺着的尸骨,他是更加的谨慎小心了。
同时,沈风将自己调整到了最佳的战斗状态,这样就方便他随时都可以展开战斗。
刚刚看到的黑雾升腾之地,看似并不是太远,但沈风走了好久还是没有能够靠近那片黑雾升腾的地方。
沈风好像听到了在空气中有一种奇怪的哭声,他的目光随即扫视四周,想要找到传来声音的地方。
当他的目光朝着后方看去,然后又看向前方的时候,在前面距离他二十米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块两米高的石碑。
沈风见此,他皱眉朝着石碑走了过去。
这块石碑破损的十分严重,从上面的痕迹来判断,一看就是经历了无数年月了。
沈风没有从这块石碑上感觉到特殊之处,而且这块石碑上没有任何一个文字。
在迟疑了片刻后,沈风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掌,轻轻的按在了这块石碑上。
当他的右手掌接触到石碑的刹那,在石碑上陡然释放出了一道血芒。
紧接着,一个个鲜红的字体,在石碑上接连浮现了出来。
“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神是永远不能得罪的,他们拥有着让你难以想象的战力,他们自私、暴力、喜欢杀戮,弱小的我们必须要小心翼翼的像爬虫一样跪在他们身前。”
沈风在默念完了石碑上出现的这句话之后,他从中感觉到了一种无限的悲哀。
七夜雪
什么叫做真正的神?
石碑上的字又是谁留下的?
就在沈风脑中思索之际,天地间吹过了一阵阴冷的风。
随后那块石碑在这一阵风之中,瞬间化为了无数沙粒,飘散在了空气之中。
沈风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看到前方黑雾升腾的地方,传来了一道道痛苦的惨叫声。
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往前走的时候。
一道身影从黑雾升腾的地方掠了出来,在经过了好一会之后,这道身影才逐渐的靠近了沈风这里。
只见这道身影乃是一个白胡子老头,最重要这个白胡子老头没有肉身的,这应该是他的灵魂。
如今白胡子老头身上爬满了一种虚幻的虫子,它们真正在不停的啃咬着他的灵魂。
甚至是白胡子老头灵魂的左半边脸都要被啃咬完了。
这白胡子老头眉宇之间有痛苦之色,但他没有发出任何惨叫声,只是就这么目光平静的打量着眼前的沈风
被白胡子老头这般盯着,沈风心里面充满了警惕,他猜测这极乐之地很可能和白胡子老头有关。
片刻之后。
沈风见白胡子老头还不开口说话,他便率先打破了沉默,道:“你是谁?”
这白胡子老头没有直接动手,这让沈风心里面有了一种判断,那就是白胡子老头暂时没有要动手的念头。
白胡子老头在听到问话之后,他开口道:“很久没有人问过我的名字了,我叫邬松。”
“从前有那么多的人进入过极乐之地,你是第一个能够自己惊醒过来的人。”
“所以你放心,现在你已经脱离了危险。”
圖謀不軌 青樹阿福
沈风听到这番话之后,更加确定了极乐之地和邬松有关,他心里面有一种强烈的愤怒在燃烧。
一粒紅塵全集 獨木舟
華朝秘史
这邬松简直是不把修士的命当回事情,这极乐之地内的一具具白骨,难道都是该死之人吗?
沈风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让进入这里的人沉迷在疯狂的修炼之中,甚至他们要在这里修炼到死亡为止!”
邬松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他身上那一只只虚幻的虫子,将他的灵魂啃咬的更加欢快了,他道:“小家伙,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应该要先让你了解一下我们的情况。”
在停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如今除了我之外,在这里还有五百多人的灵魂,他们都是我家族内的人。”
“在遥远的曾经,我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最终我的这个家族完全被灭门。”
“而且我家族内的嫡系人员,全部被人抽取出了灵魂,永远被镇压在了这里。”
“我们的灵魂每天都会承受无尽的痛苦,这种被虫子啃咬灵魂,纯粹只是其中一种最微弱的痛苦而已。”
“每一天我们的灵魂都会在痛苦的折磨之中灭亡,但只要在第二天来临的时候,我们的灵魂又会自行复活过来,重新开始承受另一种痛苦的折磨。”
“如此周而复始着,我已经忘了我的灵魂覆灭了多少次,又复活了多少次!”
“我们的灵魂受到了诅咒,而且是一种最为恐怖的诅咒。”
沈风在听到这些话之后,他又想起了刚才那块石碑上的话,他问道:“你们得罪了神?”
邬松闻言,他脸上充斥着一种复杂的表情,他道:“小家伙,你知道什么叫做神吗?”
“我想你绝对不想了解的,况且你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接触到真正的神。”
“所以,这真正的神对你来说,纯粹只是一个很虚幻的东西。”
“如今我和我的族人需要你的帮助,你能够让我们彻底从没有尽头的折磨之中解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