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vrn精华都市小说 繼承兩萬億 起點-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 艱難境地熱推-1t0g6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霍华德坐在自己临时驻地书房的书桌旁,面对着笔记本电脑,在进行视频会议。
与会的,都是沃夫戈尔德家族里的关键人物。
刚刚,霍华德向所有人转达了振北集团的和谈请求,引起了一番狂热议论。
“真没想到,振北集团现在居然这般的软弱,我们才拉开架势他们就怂了!”
“早知道这样,前几年我们就该对他们动手。一群食草动物,真不配坐拥那么多肥美的市场!”
“现在,我们就要从他们手里拿走那些资源!”
桃花寶典
“想当初,白振北在的时候,也不是这样,没想到这继任者是一个不如一个!”
“不错,那个白宣语已经算是谨小慎微之人,这新上来的更是胆小如鼠,居然一遇危险就缩了头!”
振北集团的主动求和,让沃夫戈尔德家高层们发出酣畅的奚落嘲笑之声。
当然,也有理性者发声提醒大家。

这很可能是振北集团的缓兵之计。就算不是,对方在危机来临前试图及时止损,也并不是一个愚蠢的策略。
总而言之,不能小觑对方。
大家族从不缺乏聪明人,理性的声音,同样有着一批支持者。
宮·嘆
落地一把AK47
“大家,听我说两句!”
最后,霍华德开麦发声,成功吸引大家注意。
在各种声音小了些后,霍华德方才笑道,“我以为,咱们一方面可以拖着他们,稳住他们。而另一方面则加紧夺取市场与资源。等差不多了,再提要求,让他们大出血!就算他们有什么阳谋阴谋,在绝对力量面前,也毫无用处!”
霍华德的话,顿时得到了众人一致赞同。
“按着计划,咱们还要加紧舆论攻势,撬动他们集团的股市,让他们面对更大威胁,更糟糕的局面。一来削弱他们抵抗的意志与实力,二来也是推动他们进一步赔偿求饶的心思。”
“还有就是,得把振北集团无心迎战,主动求和的消息散布出去,打击他们集团形象,进一步摧垮外部支持……”
霍华德一番话,真将杀人诛心用到了极致。沃夫戈尔德家族高层听得磨拳霍霍,亢奋不已,接连表示赞同。
结束视频会议之时,就是霍华德本人眼里也满是星光异彩。
如果能够摧垮一个世界级商业集团,助家族一举荣光,他霍华德或许能成为超越父亲的商业传奇。
那将是何其美妙!
霍华德这种心态也恰恰说明了,沃夫戈尔德家族从一开始就野心勃勃,是喝血吞肉的商界大鳄。
当然,这一切,也早在白小升、白宣语预料当中了。
而现在,双方在拼硬实力、忍耐力,再拼时间,以及外部资源。
……
两日内,全球商界有两则消息,尤为引人瞩目。
其一,是振北集团换了代理董事长,他名叫白小升,原本是一位集团副董。
其二,是沃夫戈尔德家族在媒体上连番对振北集团声讨,并且正式宣布与之进行商界之争。
而振北集团则是在媒体上,对给沃夫戈尔德家族造成的损失诚恳致歉,并表示愿意进行相关生意赔付。
但同时,针对沃夫戈尔德家族无端进行其他生意领域的攻击行为,振北集团据理力争,表示保留进一步防卫的权力。
这第二条消息,尤其让人兴奋。
原本,米卢特洛斯家族跟弗克林家族之争,才是世人眼中与媒体笔下的宠儿,只可惜,最近两大家族之间矛盾日渐趋于缓和态势,也多少让看客们有种观察疲劳的感觉。
没想到,在这关头,沃夫戈尔德家族与振北集团来了个接力棒,给全球新闻人打了一剂强心针。
只是,这强心针的剂量着实有点大,有点猛。
……
楚楚可欺 秦時明月
歲月是朵兩生花 唐七公子
在这两天,白小升让人推掉了各路媒体对他的一切采访,把媒体方面一切事务全权交由白宣语,让他去打嘴仗。
不管是诚恳致歉、勇于承担,还是义正言辞,在全世界面前跟沃夫戈尔德家打嘴仗,又或者揭露对方目的不纯,白宣语能做的一个“稳”字,直接把媒体战线弄得固若金汤。
最起码在道义上,振北集团不亏。
而李韵元,则负责调派他们信得过的副董、事业总裁,加紧完成暗地里攻防转换,悄悄对沃夫戈尔德家族的一些核心生意,完成狙击前的准备。
这是属于白小升的一记关键杀招。
而白小升自己,则是一方面安排另一部分副董、事业总裁们进行战略防御、收缩,撤出部分市场,一方面盯着股市动向,展开一系列护盘或者节奏撤资的工作。
除此之外,在这期间,白小升私下里还面对来自全球各地、五洲四海的祝贺,以及各种打探,甚至包括北美白家、魏家、南美秦家、非洲杨家、欧洲罗家这些亲密华裔家族的来电。
到最后,甚至米卢特洛斯家族的洛威亚,弗克林家族的杰洛斯都打来电话询问。
询问白小升是不是要与沃夫戈尔德家族彻底撕破脸,究竟还有无转圜余地。
各方大佬还表示,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愿意站出来作为双方的中间人。
面对所有询问,面对所有的好意,白小升一律感谢。
但白小升也表示,自己会跟沃夫戈尔德家族进行接触,除非有必要,还请所有人暂且不要插手。
白小升更表示,请所有人无须担心,一切的冲突都不会影响到他与各方的合作。
最后这个表示,着实是每一方皆想听到的承诺。
童話的新娘 雨琳兒
在接下来的一旬时间,振北集团跟沃夫戈尔德家族媒体上的嘴炮愈演愈烈。
振北集团在全球各地市场收缩、退市的消息也频繁而出。
相应的,则是沃夫戈尔德家族场场旗开得胜,大肆吞噬振北集团原有市场份额。
在一轮轮股市冲击震荡之下,振北集团所展现出来的,也是一个个糟糕的消息。
白小升本人的管理能力,也遭到了外界媒体的繁多质疑。
于是,白小升接到的电话也变得出奇的多,各方大佬都再度纷纷表示,愿意当这个中间人,愿意帮振北集团度过这次劫难。
当然,这热心肠的背后,他们的意图也很明显,就是卖给白小升一个人情。
对此,白小升的拒绝也是一如既往。
回应更是统一口径:暂时不需要,需要时他会说。
一旬时间,白小升在耐心等待着李韵元那边的布局,一旦弄好了,就可以给沃夫戈尔德家族一记响亮的耳光。
让他们知道知道,他白小升究竟是什么人!
在那之前,白小升很有耐心。
不过,在等来李韵元的好消息之前,白小升却迎来了等不下去的温言。
温言实在忍不了眼睁睁看着集团被白小升带垮的境地,他要——
兵行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