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zhw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偷香竊玉 花緣-第793章:殺父仇人閲讀-z0w5q

Home / 都市小說 / shzhw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偷香竊玉 花緣-第793章:殺父仇人閲讀-z0w5q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黑八?”
我说:“给你面子?你是谁啊?”
对方哈哈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诸多不屑,我也没有生气,只是扭动了一下脖子。
凌姐直接从我的手里把手机拿走,她说:“黑八爷,您要这个面子是吧?我们就给你这个面子,但是,我弟弟的火气,必须得灭了。”
黑八爷笑着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我黑八很少开口,人也打了,店也砸了,我觉得,气也就出了,别让我不高兴,我要是不高兴,整个瑞城,都得给我哭着过一天。”
这话真的说的牛逼啊。
我直接把手机拿过来,我说:“我管你是什么人,我告诉你,这个面子,我还真的就不给你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小子,跟我玩掉包这一套,卖假货给我,就必须得假一赔十。”
黑八笑着说:“我听说马帮来了一个年轻的大锅头,年轻气盛,很有实力,但是,我只看到了年轻气盛,还没看到实力,年轻人,想要跟我黑八较劲是吗?我黑八不介意给老马的接班人上上课,让他明白,什么叫做人要低调。”
我直接挂了电话,丢给杨德彪,我笑着说:“给我上课?我林峰很乐意,我林峰等着,你呢,十倍赔偿,必须得给我赔了。”
杨德彪立马说:“峰哥,我要是不赔呢?你真的要弄死我吗?”
我看着他变得自信的表情,我就咧开嘴笑起来了,这孙子,真的是没摸清楚门道啊。
我笑了笑,我说:“砸……”
我说完,百十号人立马动手开始砸,很快整个八层都开始噼里啪啦的响起来,柜台被砸的稀巴烂,柜台里面的货也给砸的粉碎。
在这玻璃横飞之下,我看着那杨德彪,他脸色铁青,但是不敢动一下。
我这个人,你要是服个软,我肯定能做到得饶人处且饶人,但是你这个王八蛋,不但不服软,你还找人来威胁我?
我林峰吃软不吃硬,你威胁我,很好,那就把脸皮撕烂到底。
很快,整个八层就被砸的一塌糊涂,满地都是狼藉。
我站起来,走到杨德彪面前,我说:“孙子,找黑八是吧?我等着。”
我说完搂着苏舒就走,杨德彪立马说:“峰哥是吧,我记住今天了,我告诉你,这事,没完了。”
我笑着说:“我等着。”
还他妈没完了?
来到电梯里,我看着苏舒,我说:“还行吧?”
苏舒说:“你怎么不让他把骗我爸的货赔给我们我?”
我啧了一声,这女人,怎么那么轴啊?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马语孝
凌姐戳了苏舒一下,不爽地说:“为了你呀?”
我说:“可不是吗?他爸被人给骗了,我来找公道,这丫头,非得让我把人家骗的货拿回来,这丢人的事,可不能干。”
苏舒说:“为什么呀?就是你们把这个什么烂规矩看的太重了,骗子才这么猖狂的。”
凌姐笑着说;“这规矩,几十年了,这一行,都守着这个规矩,翡翠行,就是吃眼力的行当,你没本事给骗了,你还找回去,多丢人啊。”
苏舒说:“哼,死要面子活受罪,典型的受害者有罪理论,凭什么被骗了,就一定是我没本事啊?如果别人不主观的要骗人,我能被骗吗?”
我搂着苏舒,我说:“你啊,就是太天真。”
我说完就摇了摇头,苏舒是愤世妒俗的,所以她进不了翡翠这一行,这一行的勾当太脏,也太多了,她不油头滑脑的,根本活不下去的,连苏锦城那种人都会被骗,何况是她呢?
不过,也正是因为她天真,我才喜欢她,她的天真,不是陈雅媛的那种天真,而是本着正道不死的天真。
陈雅媛的那种天真,就是傻,哎,这丫头,还在医院呢,我得找时间看看她去。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问凌姐:“那黑八,谁啊?”
凌姐看了我一眼,她问我:“你真想知道啊?”
我说:“姐,我像是问着玩的吗?敢说这话的人,咱们不得掂量掂量啊?”
凌姐笑了一下,她说:“还记得,你爸吗?之前,你爸不是死在了缅国吗?”
我听着凌姐的话,我嘴角就抽搐了一下,我看着凌姐,我说:“地下钱庄的人?”
凌姐点了点头,她说:“黑八是瑞城最大的地下钱庄老大,整个瑞城的银行都得看他脸色,银行想要现金,都得找他黑八爷,这个人,可以说,垄断了整个瑞城的地下钱庄产业,就算是马帮,腾辉,腾龙,被别住劲了,都得看他黑八爷的脸色,他说的没错,只要他不高兴,他可以让瑞城一天都没有现金流通。”
我深吸一口气,眼睛很酸,我心里非常不爽。
当年我爸去缅国,就是被地下钱庄的人给害死的,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会过去了,但是没想到,时至今日,又旧事重提了。
我说:“是他杀了我爸?”
凌姐笑着说:“应该不是,这种小事,还用不着他出手,但是,估计跟他有关系,你也知道,道上,就是这么无情,人家图财,你不给钱,人家可不就要你的命吗?弟弟啊,虽然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但是,不要跟这个黑八打擂台……”
我笑了一下,我说:“我知道了啊姐。”
我说完,一行眼泪就下来了,我不服气啊,明明知道,杀我爸的是谁,但是,我却不能报仇。
那种恨,烧的我很难受。
现在云泰祥刚刚拿下,虽然看着体积庞大,但是实则很脆弱,而且,云泰祥上市了,虽然改了章程,但是对方只要有足够的钱,他们还是可以把我踢出局,重新修改章程。
而那个黑八,是最大的地下钱庄老大,连银行都要看他的脸色,而我这个靠着银行起家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跟他对抗呢?
但是我就是不服,很不服。
妈的,他最好别惹我,否则,我林峰一定会跟他干到底的。
苏舒立马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她说:“这件事,我很满意了,就这么算了吧,这个镯子,可以弥补我爸的损失了,没事了,我很开心了。”
我看着苏舒那张深怕我再追究下去的脸,我就笑了笑,她伸手给我擦掉眼泪。
我抓着她的手,按下去。
她懂我,所以怕。
但是我不怕。
杀父之仇。
不共戴天。
不允许我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