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nek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七海揚明 線上看-章四九三 反奧斯曼聯盟讀書-khh2d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
帝国二十三年的七月,李君威的车马队在欧洲大平原上撒着欢,他恣意轻狂的在欧陆之上游览,当然也算是行军,这个时候,战争已经爆发,奥斯曼的军队已经开赴奥地利方向,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已经向所有的盟友和共同信仰天主教的势力发出了求援。
索别斯基最终说服了波兰和立陶宛的贵族,虽然有些亲近法国的贵族因为接受了法国国王的贿赂而反对,但是在罗马的教皇筹措了很多资金,其中一部分又贿赂了法国的贵族,让他们不要贿赂波立联邦的贵族,最终让索别斯基得到了军队指挥权。
三千名精锐的翼骑兵和一万多名普通骑兵外加步兵,合计近三万军队,而李君威所在的军事观察团隐藏在其中,这支观察团有四百多人,大部分都是护卫,其中帝国禁卫有三十人,其余是来自远疆高加索绥靖区的一百名哥萨克骑兵,至于其他的,都是进入波兰之后招募的雇佣兵,哥萨克、波兰人、德意志人,什么都不缺,李君威给出了丰厚的薪水,尊重所有人的信仰,但却被所有雇佣兵视为一个‘麻烦者’,因为这位来自东方的尊贵客人对卫生习惯有着苛刻的要求。
李君威并不以帝国亲王的身份对外,而是编造了一个新的身份,用了帝国荣王李定国孙,李昭徵的名字,也是军事观察团的团长,陆军上校,反正帝国的贵族体系不为欧陆了解,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隐藏身份的主要原因是不想招惹麻烦,虽然他很希望天主教一方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但并不意味着与天主教各国各方交好,除了索别斯基这位同盟的朋友,实际上帝国与其他各方关系都很差ꓹ 毕竟现在帝国还在与西班牙处于战争状态,也从未与罗马天主教皇和解ꓹ 而这两方与神圣罗马帝国有着特殊的关系,而帝国在欧陆最坚定的盟友葡萄牙却只是出了钱而没有出兵。
行军至奥地利境内的时候,李君威去见了一次索别斯基ꓹ 虽然双方一起行军,但李君威从不与索别斯基合营ꓹ 主要是嫌弃对方的营地太脏了,而索别斯基见到李君威来时候ꓹ 正愁苦的坐在椅子上ꓹ 面前摆着来自维也纳方向的消息。
在得到允许之后,李君威身边的德语翻译为他讲解了每一封的内容,听的李君威哈哈大笑起来,他原本担心在援军抵达前奥地利就战败,是因为怕自己的卖给奥斯曼的武器装备发生太大作用,但是现在看来,假设自己选择的这一方真的失败ꓹ 那肯定是因为那位利奥伯德皇帝的昏庸无能。
海賊之讀書會變強 宸庭
穿越原始異時代 緋夜沙葬
索别斯基很早就给利奥伯德送去了确凿的消息说奥斯曼准备进攻,而利奥伯德给他的回信却是匈牙利境内的沼泽和奥地利无敌的军队会挫败这场进攻ꓹ 利奥伯德显然低估了奥斯曼人的决心ꓹ 一直到奥斯曼的军队进入匈牙利境内之后才有所反应。
而这位皇帝的却展露了昏庸的一面ꓹ 在得知奥斯曼倾国出兵之后ꓹ 他只做对了向各方求援这件事,其余的做法都是昏聩的ꓹ 他命令维也纳全城百姓必须每天祈祷ꓹ 以此来安定人心ꓹ 当前线的军队撤退进城,好不容易奥地利百姓有了信心后ꓹ 这个家伙却以孩子年幼为理由,逃离了首都维也纳,把保护这座国都的任务交给了一个伯爵,且给了他只留了七千军队,不仅他逃走,全城的达官贵人们全都逃走了。
这直接导致了维也纳被奥斯曼的军队全部包围,幸好这个愚蠢皇帝的手下有两位英勇的贵族,一个是维也纳守将斯塔伦贝格伯爵,他把全城百姓动员起来,烧掉了城市之外的一切建筑,修筑了城内的工事,并且动员了一万五千名的志愿者协助守城。而洛林公爵则带数量不少的骑兵机动在维也纳周围,成为守军的希望。
“你笑什么?”索别斯基问道。
李君威说:“只是觉得可笑。”
“可笑,你说的事利奥伯德吗?”
腹黑帝凰
李君威摇摇头说:“不,利奥伯德并不可笑,相反他真的很让人羡慕,我们中国历史上很多的皇帝如果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肯定会羡慕他的。他胆小、愚蠢、自大,一切皇帝的缺点他全都具备,但是却有着极好的运气,英雄的将领和荣耀的贵族围绕着他,还有您,索别斯基国王,不远万里倾尽一切力量来帮助他。宗教真的是一个有意思的东西,难怪你们这些世俗的君王也喜欢利用。”
傾國不傾城
索别斯基不想和李君威讨论这些,但是他的内心也感觉到了相同的一点,一开始,他认为帝国对奥斯曼的贷款和军备出售会改变这场战争,但是现在得到的消息却可以看到,利奥伯德的愚蠢已经比那些物质的东西更让人绝望,索别斯基虽然依旧保持着高昂的斗志,但是他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假如战败,会怎么样。
“亲王殿下,你一直说希望我们能战胜奥斯曼,这样你们可以在奥斯曼那里谋夺更多的利益,但是现在的境况是,我们随时可能会失败,我想知道的是,假如我们失败了,您会如何选择?”索别斯基问道。
李君威坐在了索别斯基的面前,说:“您指的是哪一种失败,维也纳陷落还是正在集结的反奥斯曼大军全军覆灭。”
索别斯基想了想,说道:“这都要考虑在内。”
“假如只是维也纳城陷落,我不建议你们和奥斯曼人在维也纳境内决战,而是会希望你们向东撤退,这样帝国会支持你们,贷款和军事援助,协助你们建立一支更有战斗力的军队,与奥斯曼人决战。
而如果连援军都覆灭的话,那么我建议残军向意大利方向撤退,去找你们的教皇,并且向法国国王卑躬屈膝,其实国王你应该知道,在欧洲大陆上,现在的霸主是法国人,得到他们的支持话,你们肯定会赢得胜利的。”李君威说。
重生之紈絝大少
索别斯基看着李君威:“看来你们是不准备参战了?”
“当然不是,我们只是不想参与决战,只有在你们击败奥斯曼的基础上,我们才会在海陆两个方向上打击奥斯曼帝国。”李君威说。
“上帝真是不公,没有让你们与奥斯曼为邻。”索别斯基不由的感慨说道。
夢幻大穿越
要说起来,帝国也是奥斯曼的邻居,毕竟西津和远疆区都在黑海沿岸,但是与波兰不同的是,帝国与奥斯曼并不接壤,这在李君威当初分配克里米亚汗国土地的时候就已经未雨绸缪的避免了,在黑海北岸,沙俄与波兰挡在前面,而在高加索,帝国与奥斯曼之间隔着一群小国或者部落。
而李君威却呵呵一笑:“你们上帝的不公在于,没有让奥斯曼与法国接壤。”
索别斯基听了这话,更是无奈,现在的欧陆霸主就两个,奥斯曼与法国,但是可惜的是,这两个国家中间隔着太多的国家,非但没有争霸,反而在瓜分中欧和南欧的地方,虽然法国也是一个天主教国家,但在这次战争之中却选择了站在奥斯曼的那边,而如果法国与奥斯曼接壤的话,欧洲其他国家的环境就会好很多。
李君威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实际清楚,奥斯曼与帝国之间并非没有冲突,之所以还能合作,而非敌对,政治智慧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实力,奥斯曼的苏丹和大维齐尔都是狂妄之人,但他们不会小觑帝国在陆地方向动辄可以动员的二十万骑兵和海洋上那些无敌的舰队,能与帝国这样强大的国家保持友好,达成合作,难道不是一种智慧吗?
因为维也纳被围困,索别斯基加快了行军的速度,这也很大程度上败坏了李君威游览的心情,但是随着深入奥地利内部,对欧洲的军事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李君威感觉反奥斯曼阵营未必会失败。
奥斯曼可以在得到军费之后立刻发动战争是因为奥斯曼帝国拥有规模庞大的常备军团,但是一票欧洲国家就不是这样了,奥地利的常备军比较少,但是李君威经过的德语地区,当地的百姓正在积极的应募成为雇佣兵,奥地利从来不缺少兵马,德语地区也是欧洲雇佣兵最大的出产地,无论是对奥斯曼作战,还是西欧几个国家之间的战争,德意志雇佣兵都是重要的参与者,这一点帝国也深有体会,当年与荷兰东印度公司几番决战,实际上船上的欧洲船员大部分都是德意志人。
等深入奥地利之后,李君威已经看到雇佣兵人数超过了军费开支的程度,在八月底的时候,波兰援军抵达了林茨,这里位于维也纳的西面,是利奥伯德皇帝暂时驻扎的地方,而德意志地区的诸侯援军已经到了,人数超过了五万人,但是若论全部援军谁的实力最强,依旧是波兰国王索别斯基,但是,索别斯基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在李君威这旁观者看来,这是纯粹的热脸贴了冷屁股。
波兰军队被要求驻扎在城外,索别斯基国王要前去行宫拜见利奥伯德国王,相对于索别斯基,李君威感觉自己得到的尊重更多,复杂的欧洲礼节让他们有些无奈,幸好负责迎接他的那位中尉是一个健谈的人,而且掌握波兰语这种李君威也学会的语言。
神道巔峰 紅小白
这位欧根中尉与索别斯基一样也是一位志愿人员,他是一个意大利人,但是却在法国长大,这一次是志愿参战,他的兄长是一位骑兵团长,中尉身材不高,但言语得体却不做作,是利奥伯德专门派遣迎接中国王子的。
李君威与索别斯基一起前往行宫拜见利奥伯德,这位皇帝给李君威的感觉就是讨厌,胆小自大昏聩也就罢了,李君威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穿着紧身的丝袜,戴着羊毛的假发,实际上,欧洲各国驻帝国的使节们已经放弃了类似的装束,因为在帝国,总是会被嘲笑。
“我们尊重你们的衣着传统,但是真的很好笑。”这就是帝国官员和百姓对这类装束的态度。
更让李君威难以接受的是,他在进入正殿之后得到了一把椅子,而索别斯基,这个带来最多援军还不要一分钱的男人却站着与所有人说话,只是因为他并非贵族。
逃婚無效:霸道總裁的落跑新娘
作为军事观察员,李君威没有得到发言的机会,实际上大部分的奥地利诸侯和贵族都对他的态度很冷淡,甚至有人提出李君威不是天主教徒,不应该呆在这里,好在维也纳守军已经查获了李君威专门准备的走私商品,这对现在维也纳的坚守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会议的主题就是反奥斯曼的联军指挥权归谁,虽然没有得到尊重,但是作为军事型的国王,索别斯基对此据理力争,力图拿到指挥权。而奥地利诸侯之中没有拿得出手的名将,索别斯基仅仅依靠地图就驳的所有人哑口无言,做出决定只是类似的问题。
但是会议在中午结束,李君威在年轻的欧根中尉陪同下去吃午餐,但是李君威却邀请他去自己在城外的营地,欧根中尉欣然应允。
“尊敬的王子殿下,假如在你们的国家,这支军队的指挥权会归属于谁?”欧根中尉路上问道。
李君威笑着说:“皇帝,但前提是皇帝必须亲临战阵。显然像是连都城和百姓都要抛弃的皇帝,是不值得信任的。所以如果我们的皇帝来决断,指挥权会归属于索别斯基国王。他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统帅,且在大规模战争中证明了自己,而你们的那些公爵、选帝侯什么的,靠的是血脉而不是能力。中尉,你觉得谁最合适?”
“我觉得也是索别斯基国王殿下。”欧根说道,继而说:“我担心皇帝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李君威摇摇头:“你放心,他肯定会的。”
“为什么?”
李君威解释道:“因为他是一个胆小的皇帝,这类皇帝都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不行,所以会把艰苦得事交给合适的人去做,没有人比索别斯基更适合了。一个英明远播的将军,而且胜利也不会影响皇帝的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