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0tf优美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 起點-第一О一六章:李二眼紅!東宮入股相伴-9i2rj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距离东市坊门不远的何氏酒楼。
跑堂的小厮忙得脚不沾地,进出的客人络绎不绝,大厅里人声鼎沸。
大门口,张家的管事提着衣摆急匆匆跑了进来,径直往楼梯口而去。
哒哒哒……急促的脚步声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管事上了二楼,还不停止,继续往三楼上去,路过一个丫鬟身边时,还不小心撞了一下。
好在小丫鬟手里的托盘没有东西,不然怕是就麻烦了。
管事看了一眼丫鬟,赔笑了一声,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
三楼最大的包厢里,席云飞坐在主位,下首分别是张亮、段纶、王老六、柳三叔……
还有几个是张亮麾下的将领,他们今后都是赛马场的牧马人。
“来来来,大家一起敬柳主事一杯,这马报能这么快印刷出来,柳主事当居一功。”
张亮是个会做事儿的人,举杯说完,自己一饮而尽,豪爽又客气。
柳三呵呵带着笑,与席云飞相视一眼后,谢过张亮敬酒,也将杯中美酒饮尽。
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张家的管事不敢敲门,就站在门口朗声道:“小人张崇。”
张亮放下酒杯,看向站在门内的两个壮汉,壮汉微微颔首,将门打开。
张崇见状,恭恭敬敬的先整理了一下衣衫,才走了进来。
刀道巔峰
张亮直接问道:“可是出了什么状况?”
张崇摇了摇头,有些激动的应道:“场面还在控制之中,小人之所以急着过来,实在是……两万份马报,一个时辰不到就全部售罄了,许多尊客让小人来问问,能不能加印一批。”
“卖完了?”
在座的几人,除了席云飞,几乎所有人,包括柳三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张亮更是豁然站起:“当真卖完了?”
张崇点了点头,将销售现场的画面娓娓道来。
坐在主位的席云飞闻言,微微颔首,笑着与张亮说道:“这个管事不错,以后赛马场的营运事宜,我看就交给他来打理吧。”
“啊?!”张崇没想到自己能够入得了席云飞的眼,张着嘴,满眼的惊喜。
张亮没好气的喝道:“啊什么啊,还不快谢过郎君?”
张崇激动得都快哭了,他只是张亮府上一个小小的账房而已啊,没想到也有翻身的一天。
“小人张崇,谢郎君赏识,谢将军赏识,小人一定不会让两位郎君失望的。”
席云飞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昨日让我演戏的建议,应该也是你提议的吧?!”
张崇愣了愣,惶恐的低下头来。
张亮见状,急忙道:“郎君,这小子是有几分急智的,昨日也不是故意冒犯郎君,我就是怕他人微言轻,才亲自与郎君提议,还请郎君勿要降罪于他。”
席云飞摆了摆手:“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之所以想问清楚,也是想看看他的能耐,不错,是个有想法的人,以后,你就叫是张主事了,享有朔方商会主事级的所有待遇。”
“谢郎君,谢郎君!”张崇吓得几乎都快跪在地上了。
“嗯,别高兴得太早,三天后的马赛一定不能有失,另外,你也不要太拘谨,你应该知道,我还没有为平康坊选择大主事,如果你有能力的话,没准我会考虑的。”
没有办法,席云飞实在太缺少可以使用的人才了,如今平康坊马上就要全体竣工,万族大会盛开在即,总不能又把马周调到长安主事吧,那显然是不现实的。
帶著警花闖三國
席云飞话应刚落,整个包厢噤若寒蝉,不止是张崇一脸的难以置信,所有人都张着嘴看向席云飞,对他大胆的用人方式,表示万分的惊诧。
···
太极宫顺天门,一辆金光闪闪的黄金老爷车,慢悠悠的朝东市驶去。
李世民这两日将重心都放在贞观钱上了,为了让贞观钱得到更多人的青睐,他一个人窝在书房里,愣是想了一天一夜的祝福语,短短八个字,愣是翻了无数典籍经书。
可是,今天早上与几个后妃吃饭的时候,竟然听到了一个让他感到即惊又羡的消息。
就在他为了贞观钱,为了赚点小钱好过年发红包的时候,有人竟然默默赚了二万多金币。
两万多金币,放到以前,相当于二十多万贯铜钱啊,这是一笔大大的巨款。
最让他感到不忿的是,自己的几位皇弟,还有堂兄弟也去参与了,还输了一大笔钱。
小太监黄安坐在副驾驶座上,不时透过后视镜观察李世民的脸色。
“陛下,那马赛是张将军和段尚书牵头的,小人估计郎君根本就不知情。”
“你不用替他说话,这小子太可恶了,有这么好的赚钱门道,竟然不与朕分享。”
機械青春
···
一炷香后,何氏酒楼。
面对脸色阴沉的李世民,席云飞直言道:“陛下,这门生意你不能参与。”
“这又是为何?”李世民太缺钱了。
修真之沒有高手 小能貓
黑幫王子的淘氣公主
席云飞将就抬头微微抬起,看着李世民道:“因为您是一国之君,若是让百姓们知道你用这种方式搜刮民脂民膏,呵呵,您觉得天下人会怎么看待您?”
“这……”李世民一时语塞。
顿了顿,又蹙眉道:“朕看了你们的马报,昨日不是有不少人赚了大钱嘛,这马术博戏本就有输有赢,不存在收刮民脂民膏一说吧?!”
席云飞皱了皱眉头,反问道:“您就这么缺钱?”
李世民脸不红心不跳的连连点头:“缺,朕穷得要死,不信你问他们。”
李世民指了指张亮和段纶,两人面面相觑,最后同时看向席云飞,张亮道:“不瞒郎君,不止陛下穷,我们也很穷的,就是筹建大唐馆的份子钱,都还是从我夫人娘家借来的。”
段纶更苦逼,红着脸道:“我的份子钱,是提前从长孙家支取的聘金。”
段纶与高密公主育有一儿一女,女儿段简璧与长孙顺德之子定了娃娃亲。
陰陽道典 胖亦有道
“这都可以?”
席云飞实在没想到,这群大唐国公爷一个个竟然都这么穷。
其实这都是真的,这群人为了支持李世民上位,几乎败光了家财,程咬金之所以那么不要脸的舔席云飞,也是因为家里实在穷得揭不开锅了。
年初程咬金的水泥坊日进斗金,可是狠狠刺激了一番这帮人呐。
所以,席云飞第一次南下的时候,才会有那么多人簇拥着去迎接他,还有人唤他财神爷呢。
席云飞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李世民,道:“陛下听我一句,最好不要跟赛马场有任何关系,你真的缺钱的话,可以让人出来背黑锅,我觉得东宫就不错。”
有皇室为赛马场背书,席云飞内心中是很欢迎的。
醫錦還
但李世民毕竟是一国之君,一个操作不当,反而容易让人觉得赛马场有各种各样的内幕,东宫就好一些,太子李承乾还是一个孩子,没人会觉得一个孩子有那么多的心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