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rqjk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164 關於嬴露薇將子衿小姐扔掉一事【3更】看書-iaky2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她还穿着演奏时的礼服,发型和妆容也没变。
但她的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跟她营造出来的岁月静好人设完全挨不上边。
晚上微博流量大,有很多网友马不停蹄地跑来吃瓜。
一看到铁锤般的证据后,都惊呆了。
【拿剪刀剪电线是什么操作?这……嫉妒疯魔了???】
【卧槽,好吓人,女鬼,就这,还叫美女钢琴家?哪个钢琴家是这样的?】
【徒弟弹得比自己好又能怎么样啊,难道不应该为此感到欣慰?】
【楼上的,你不知道,人家其实根本不是她的徒弟,但她大言不惭说是她教的,现在翻车了。】
很快,就有一个网友总结了一段。
【事情是这样的,嬴露薇给自己的演奏会定了天价的票钱,还给自家粉丝说要让自己的侄女来演奏。
这个侄女曾经被她粉丝网曝过好几次,先开始没什么,后来人家直接把她粉丝送进了牢里。
粉丝们特别讨厌她侄女,知道她侄女要来后,都是一片嘲讽,让她侄女不要去丢人现眼。
玲瓏千金 似水無痕
但现在看来,能让卓兰涵老师说出“侮辱钢琴”这四个字,真正丢人的是谁就不说了。】
【还在看线上演奏会,现身说法,嬴露薇没有弹出《日与月》,反而是她“徒弟”弹出来的。
最重要的是,人家不仅弹了《日与月》,连带着薇拉·霍尔其他两首曲子也弹了,我要静一静。】
网友们没记忆,网络有。
又有网友从嬴露薇的微博下面截图,整合到一起发了出来。
尤其是那一句——
露薇要弹《日与月》了,你是要弹《圣战》还是《翡冷翠之歌》或者两首都弹?
【笑死了,嬴露薇家粉丝怎么这么喜欢求什么得什么?问一句她们的脸还好吗?】
【最好笑的是,这是他们正主给别人递刀,然后用来捅自己的粉丝。】
【就这,她们还粉的下去?】
微博上的动静越来越大,粉丝们又是当事者,自然不可能没看到。
而等待她们的,是闷头一棒,人都懵了。
【@全网最强爆料君V:又有好心的路人送瓜来了,爆料君接着给大家分享。】
这一次下面附着的,是一段录音。
“别说了,我真是服了我那群粉丝,真的是一个比一个智障,要不是她们有病去嬴子衿微博底下闹腾,我至于要退网吗?”
“不过马马虎虎了,这群小学生中学生好洗脑,随便营销一下她们就信了,啧,真是蠢。”
这是嬴露薇的声音。
录音下面还专门有鉴定图。
这一条微博,才真正的引发了脱粉狂潮。
沪城大会堂内。
嬴露薇的经纪人就眼睁睁地看着,#集体脱粉回踩#这条热搜直接上了榜一。
超话里,更是一大片脱粉现场。
盜墓秘術
这次是一个都不留的那种。
【我晚上真的忍不住的哭,真的是太难受了,我们为她冲锋护驾,她把我们这些粉丝当傻瓜!】
【全部都是假的,人设是假的,钢琴水平是假的,连平常她对我们的关心也是假的!!!】
【在她眼里我们就是韭菜吧,割了一茬又一茬,我因为晚上有课没办法听演奏会,我也去买了十张线上的票,呵呵,喂狗了。】
网上发生的一切,嬴露薇还不知道。
她瘫软在钢琴椅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她看到了她请来的那些钢琴名家,目光冷漠又厌恶。
也看到了她的那些忠实粉丝,离席的时候连看都不想看她一眼。
嬴露薇手脚冰凉,她哆哆嗦嗦地抬头,猛地看向女孩,眼睛是红的:“你故意的……你故意的!”
难怪,嬴子衿会答应她,是因为就专门等着她!
嬴子衿没再给嬴露薇眼神,她接过傅昀深递过来的外套,走了下去。
随后,先前那四个侍者把黄金钢琴又抬了下去。
“露薇……”经纪人走了上去,他声音很疲惫,“这一次,是彻底没办法了。”
他把手机摆在嬴露薇的面前,让她看微博。
【@嬴露薇V,垃圾,我要去告你诈骗,等着!】
【@嬴露薇V,就当我瞎了眼,喜欢过你这么一个恶毒的女人。】
【@嬴露薇V,听说你有血友病?一个豪门名媛,骗学生的钱,希望病魔早日战胜你。】
看见那条爆料微博后,嬴露薇的双眼死死地睁大了,尖声:“这是什么?快!快给我删了!”
这种她私下里只给经纪人说过的话,怎么会有录音?!
“露薇,没用了。”经纪人无力地摇头,“你的粉丝已经脱完了,还要联名起来告你诈骗。”
他叹了一口气,腿也在发软。
嬴露薇是沪城第一名媛,各方势力都在为她护航,谁会想到有今天这么一天?
而且,还是所有事情全部都在一个时间点爆发出来了。
狼王的寵後 楚山鬼
【禍盡天下:祭紅顏】 鏡月
未免有些奇怪。
经纪人隐隐约约有一种预感,真正的事情还没有到来。
**
会堂外。
粉丝们都没脸待下去,全部都离开了。
“嬴爹,牛逼。”修羽比了个大拇指,“我本来以为你就是随便弹一首,结果你直接来了三首。”
嬴子衿打着哈欠:“满足她们。”
她确实是在随便弹。
卦者不自算。
要是当初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她当初就不写了。
“小姑娘。”卓兰涵从另一边过来,笑得和蔼,“有没有时间聊一聊?”
嬴子衿颔首,还没有开口,一声怒吼响起。
“卓老太婆!”盛清堂紧忙跑来了,“你不要跟我抢人,这是我们华国书法艺术家协会定下的,你不许动。”
重生之老婆來歷不明 董鄂婉寧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老顽童。”卓兰涵扫了他一眼,微微地笑,“你别忘了,还是你先前专门给我说,让我记得来一趟。”
盛清堂要气死了。
他的本意只是找人来给小神医撑腰,谁知道成了这样?
天尊輪回
他和卓兰涵认识多年,清楚地知道她一向温和,但强硬起来谁都招不住。
沙漠中的農場
“不对不对!”伯格急了,“怎么就成你们书法协会的了?这是我们皇家艺术学院的。”
“滚滚滚,有你这个洋人什么事。”又多了一个,盛清堂更怒,“你们O洲没有吗?抢我们华国人。”
“那又怎么样?音乐没有国界。”
巴特听得目瞪口呆。
他的上帝。
他终于明白伯格为什么要拉着他来了,敢情真的是在抢人?
“几位老师别急。”傅昀深抬手,“今天太晚了,明天有一场庆功宴,几位老师不嫌弃的话,可以来,到时候再说。”
盛清堂原本还想开口,但瞧见嬴子衿已经要睡过去了,也就没再说。
“老顽童,你等着。”伯格撂下了话,“我这就给我其他同事打电话。”
傅昀深一手把女孩的头从他的肩膀上扶起来:“夭夭,走了,回家睡。”
嬴子衿凤眼朦胧,声调也轻:“嗯,你可以把我——”
傅昀深眼神一顿,抬头的功夫,神情已经自若:“人太多了。”
嬴子衿按了按头。
不好,又得自己走路了。
“走走走。”钟老爷子只感觉到了畅快,看猪都顺眼了,“明天我请客。”
“子衿!”钟曼华这才终于回过神来,她慌了几分,“子衿,等等妈妈。”
可在一群人的拥护下,女孩很快消失在了转角处。
连一个背影都没有留下。
钟曼华心中的后悔情绪更浓了,心肺还是针扎一样的疼。
她抿了抿唇,叫来司机,回到了嬴家老宅。
**
翌日。
一大早,钟曼华从只有她一个主人的别墅中起来,头还在发懵。
昨天那一幕,给她的冲击是巨大的。
无论是伯格还是盛清堂,都是界内大师,如果不是他们本身愿意,请都请不来的那种。
可现在,他们竟然为了嬴子衿而差点大打出手。
钟曼华完全不能平静下来,直到管家拿着一封信敲了敲门。
“夫人,有人送来一封信,说是和……”他顿了顿,才道,“二小姐有关。”
钟曼华的精神一振:“拿来。”
管家愣了一下,才递了过去。
他本以为,夫人听到二小姐的名字,会看都不看。
这次怎么……
但主人的事情,管家也不好管,就候在一旁。
钟曼华迫不及待地将信拆了开来。
她认定,这肯定是盛清堂他们之中的哪一位写来的。
再怎么说,嬴家才是嬴子衿的家。
钟曼华把信纸从信封里拿出来,就看了一句。
【关于当年嬴露薇小姐将嬴子衿小姐偷出来扔掉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