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vcz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笔趣-二百七十五熱推-x7pot

Home / 現言小說 / t2vcz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笔趣-二百七十五熱推-x7pot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害的我白跑一趟,”萧邦进家门,边换鞋子边说,“小宝,你回来啦?在老家玩得开心不开心啊?”
“开心!”小宝见萧邦回来,兴奋至极,“爸爸回来了,妈妈,爸爸回来了。爸爸,你身上有水!”小宝指着萧邦湿漉漉的衣服说。“去擦擦,擦擦。”
“我需要一个解释,”我盯着电视机里正播放的电视剧,看都没看一眼萧邦。
“什么解释?”
“你说什么。”
“哦,你是说给妈妈的钱是吗?”萧邦装作难为情样子,“前两年妈妈不是在这带小宝吗,我想着也不能让她白带不是,刚好后面有个项目提成下来了,你五万,她五万。”
“还有呢?”
“没了。”
“萧邦,我希望咱们夫妻之间能够坦诚些。”
“还有…还有一笔十万的和一笔六万的,”萧邦见我听到后脸色大变,他忙解释道,“那是拿去给家里装修用的。”
“萧邦!你个混蛋!你们全家都是混蛋!”
“小贝,我,对不起,小贝,我就知道你听了会生气,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敢告诉你的原因。”
“你不是说家里装修都是你父母出钱吗?感情咱俩结婚,老家那套房子,都是我们婚后的钱装修的?”
“那时候家里经济紧张,装修的钱都是借的,后来爸妈身体也不太好,赚的也不多,没法还账。其实这也没什么啊,反正以后房子什么的都是留给咱们的。还说我呢,你做的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你干嘛要卖房子呢?你缺钱?”
遇 上 惡魔 總裁
“缺!本来是不打算卖方的,我要是再不卖的话,恐怕那房子都是不是我们的了。”
“什么意思?”
“你妈决定悄悄地将房子抵押。”
“不可能,再说了,就算她去抵押,那房子不还有你名字呢嘛,你不签字,也抵押不了啊。”
“那我也要卖掉!”
不知什么时候起,当我很生气的时候,我会全身发抖,意识模糊,根本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说什么。你有听到过心碎的声音吗?我听到过。之前萧邦妈妈的种种作为,我就不提了,毕竟以后不会与她过一辈子。可是萧邦,他竟然敢欺骗我,瞒着我往家里拿去了那么多钱。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还有多少事,是背着我做的?
我曾幻想过无数次,等我卡上有三四十万的时候,我要再去付首付给小宝购置一套房子,哪怕它很小,但也是固定资产,就算改朝换代,它也是有价值的。每当我看着卡里的余额在那儿焦虑的时候,我想尽早去上班多挣些钱的时候,我都有一种愧疚于小宝的心。我觉得他投胎到我家实在是委屈,别的孩子一出生就有的东西,他没有。不但没有,他可能以后还要背负很多父辈的债务。
我在为钱发愁,为这个家筹谋的时候,没想到家里竟然出现了家贼,他正一点点将家里的钱往外移,多么可怕,多么好笑,多么令人绝望啊!
英雄 聯盟 我 的 時代
哄睡了小宝,我辗转反侧,这一夜,注定不眠。我越来越看不懂萧邦了,也越来越走不进他的内心。我甚至不知道他明天要去哪儿,穿什么衣服,吃什么饭菜。这样细微的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的生活里,全是小宝的影子,我只关注着他的一日变化和三餐。
萧邦睡着了吗?隔壁房间一点动静都没有,也听不到他的呼噜声。人与人分开不可怕,可怕的是两颗心慢慢渐行渐远。我们,注定将成为世上最熟悉彼此的陌生人。
“小贝对不起,我知道我这样做令你很失望,可是当时家里需要钱,那时候,你跟我妈妈处的又很僵,我要是告诉你了,你肯定不会同意的,所以我就擅自做主了。我知道,这对你的打击和伤害很大,我不求你能原谅我,但求你不要再这么生闷气了。”这一次,萧邦没有像往常那样犯错了死皮赖脸的求和,他仿佛在向我宣示主权,他这条信息,实在告诉我,钱是他挣的,他有权决定钱的去处。
我反复的看这条信息,并会回复他。我在揣测其他被隐藏起来的含义。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它还在说,反正我一个家庭主妇,又不挣钱,白吃白喝的,有什么资格来干涉老子挣的钱,老子想花去哪儿就花去哪儿,老子想给谁就给谁,你管不着!
细数与萧邦的这十年,我并未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而他呢?我所有得不开心、不快乐都是他带来的!我开始觉得委屈,我开始觉得生活对我并不公平,哪怕相对的公平,也不曾有过半分。他终于装不下去了,他终于对我有了厌倦之情,他要一点点露出破绽了。十年,他装的不累吗?
我用十年的青春,换回了什么?洗衣、做饭、拖地、带孩子、刷马桶…
他是在暗示我,如果我愿意离婚,他会尊重我的决定?哼!想得美!
两年,也才两年而已,做了两年的全职妈妈,也意味着我与职场脱离两年了。我开始不自信,变得唯唯诺诺、胆怯怕事。我慢慢的开始不愿与人交流,哪怕与人多说一句话,我都觉得很烧脑子。我是不是病了我尚且不知,总之,我急需一个人走近我,带带我,将我的斗志再燃起来,将我带离这个不太适合我的生活圈。尽管它很美,可是,我不想要。
“好久不联系了,最近还好?”朱珠打来电话。王菲儿走后,我主动与朱珠和苟艺慧断了一切往来,不管她们承认与否,菲儿的自杀与她们都有着抹不去的牵连。这辈子,她们欠菲儿的!
“挺好的,什么事?”
“半年前我与说的事,还记得吗?”
“不记得。”我对朱珠,连最起码的尊重,我都不愿意装。我只觉得,我与她不是一路人,我自然不想同她讲一句话。多说一个字,都令我感到心累。
“到我们这儿上班啊!你忘了?不会吧,大姐!这么重要的事,你竟然忘了?”
“没忘。”其实早就忘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