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odv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討論-第一三九一章,你離我越近,我離佛越遠閲讀-a0xaa

Home / 懸疑小說 / csodv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討論-第一三九一章,你離我越近,我離佛越遠閲讀-a0xaa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异常生物收容系统
菩提伽耶,又是刚刚那条街。
秦昆走在路上,阿丽亚指着一个方向道:“那边是金刚座,大觉塔,菩提树……”
“我知道,你说过。”
阿丽亚狐疑:“我没说过啊……”
秦昆想了想,然后道:“那我猜猜,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佛是觉悟者,修佛就是修觉悟那一刻?”
阿丽亚娇躯一颤。
神了!
这也能知道?
没错,阿丽亚是想说这个的,但还没找到切入的话题,但被秦昆忽然点破后,阿丽亚又陷入了一种毫无秘密的状态。
有些恐慌……
又有些激动……
她修行这么多年,也算是小有所成,为了信仰而活的人,是相信神迹的,什么是神迹?这就算神迹!
联想起在神庙中见过秦昆的法术,那晶莹的丝线中有无数可能,她暗自猜测,莫非对方最擅长的是卜算?
“秦先生……那你知道什么是觉悟吗?”阿丽亚小心问道。
秦昆一笑:“佛说,世界是假的,是梦,醒来就是觉悟!”
阿丽亚心中无比佩服!
这是自己心中的标准答案,她问出这个问题其实就是试探,看看秦昆到底是卜算到的还是真的窥测到了她的内心深处。
现在看来……怕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那你……在神庙中也看到我心中的秘密了?”
阿丽亚鼓起勇气,说了句不相干的话。
秦昆一头雾水:“看?我没看啊。”
“刚刚的答案都是我心中所想,你不是擅长窥视人心吗?”阿丽亚不解。
秦昆觉得对方可能是误会了什么,于是说道:“我都是连蒙带猜的。”
阿丽亚听后便沉默了,也不知道秦昆说的是真是假。
往前没走几步,忽然一个脏兮兮的和尚拦住了二人,秦昆抬头道:“佛海,你要说什么?”
和尚一脸严肃,两颗眼球瞪向不同的方向,此刻听到秦昆呼唤自己的名字,努力把眼球回正,然后不断思考着。
荒野 幸運 神
“秦……昆?!不可能!这里是菩提伽耶,秦昆在华夏啊!你难不成又是我生出的魔障?也不对……我和秦昆没仇没怨的……他怎么会是我的魔障呢……”
秦昆拍了拍他肩膀:“好好修炼!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哦!好!”
“行,那你先坐,我去别的地方转转……”
秦昆说完告别佛海,佛海念了句佛号,继续打坐了。
“那人是谁?”
阿丽亚好奇。
“得道高僧!因为最后没突破成功,伤了精神。修道修佛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你也得注意了……”
阿丽亚流着冷汗,不吝夸赞:“难怪佛气那么纯粹!比我认识的佛教徒还要纯粹!”
二人并肩,绕过一排雕刻佛像的石壁,阿丽亚看见一个僧人,眯起眼睛:“古什塔的味道到那停了!”
秦昆示意她不用跟过来了,于是自己一个人走了过去。
七窍流血的僧人,没有像上一次那样无动于衷,此刻的他转头看向秦昆的方向。
秦昆站在不远处望着他,本想直接上前,心思忽然一动,整个人装傻充愣地走了过去:“大师……你身上怎么有血?”
那个七窍流血的僧人明显松了口气。
似乎发现秦昆并没有之前的记忆,想来是自己判断错了,于是扬起一抹慈悲的笑容。
“是施主眼中有血。”
“哦?”秦昆眉头一挑,“大师机锋玄妙,我有些听不太懂。”
“哪里来,就那里去吧……阿弥陀佛,世间如苦海,法身如扁舟沉浮难渡,何不放下执念呢?”
秦昆蹲在了僧人面前,眼神忽然一变,笑道:“我放下了,大师没放下吧?”
僧人立即意识到了什么,开口吐字:“咄……呃……”
一个字没有吐全,僧人被秦昆扼住脖子,一耳光抽在脸上!
僧人牙齿飞出,难以置信地捂着脸。
秦昆恶狠狠道:“按生死道的规矩,你率先对我出手,已经算挑衅了!我给你一耳光不过分吧?”
僧人作金刚怒目,忽然肌肉暴涨,整个僧衣立即膨胀起来,秦昆发现这和尚似乎要变身一样,背后已经出现一圈佛轮。
卍字大明咒!
不动明王!
僧人眼中有忿世业火,直接喷出烧在秦昆身上!
秦昆照着对方面门又是一拳!
“不好好修佛跟黑魂教搅在一起!还敢对我动手!再烧一下试试?”
业火烧诸天恶业,但烧不到秦昆一丝一毫,让僧人大为惊愕,这个人难道一辈子都没作恶?
不可能!五浊恶世中,没有这种人!
况且他刚刚对自己动粗,也算作恶!
“哪来的妖人!能掩去身上万般恶业!”
雷音狮子吼,让秦昆耳膜剧痛!
明明已经扼住对方脖子,对方却还能开口,而且胸骨中雷音喷薄,秦昆都开始佩服对方了。
“掩去恶业?我呸,这是因果报应!所有的因都能得到果报,我只是一介过客!”
僧人不理会秦昆的申辩,双手忽然喷薄巨力,猛然往秦昆肩上一推!
“咄!!!”
秦昆再次倒退几步,心中大骂不已。
这特么都是什么法术啊!
还能这么玩?
这个法术最可怕的地方根本不是时光回溯,而是记忆!
时光在倒退,刚刚经历的一切对于普通人而言都会忘掉,这是最可怕的。人会处于无限循环的时间线内,而且不会自知。
就连阿丽亚这种堪比一流捉鬼师的圣女,也没意识到自己中过术。
秦昆就因为体会过,而且没有忘记,才能明白这种术法的可怕!
周围景色再次倒退,秦昆又回到汽车旁边。
该死啊……这次那僧人肯定知道自己能保留记忆了,难不成今天追不到那三个铁屠汗的家伙了吗?
汽车旁边,拉哈尔问道:“怎么了秦老板?”
秦昆不耐烦道:“拉哈尔,你和涂庸自由活动。”
“如果……”
拉哈尔话还没说完,被秦昆打断:“报警!”
涂庸在旁边听的一脸问号,搞毛啊,莫名其妙?秦昆昨晚没睡好吗?
拉哈尔闻言忽然认真地点了点头:“我懂了。”
“懂了就走,我先走一步。”
秦昆说完直接离开。
涂庸看着拉哈尔:“你俩刚在说什么?”
拉哈尔淡淡道:“我可能和秦老板呼应上了……我在想什么他竟然都知道。缘……妙不可言!”
涂庸白了这蠢货一眼,拍拍屁股离开。
菩提伽耶,阿丽亚跟在秦昆后面,街上全是小摊,游客,信徒,僧人。雕刻佛像的墙壁下,还有许多僧人在打坐参悟。
阿丽亚发现秦昆竟然和赶路一样,对周围的一切丝毫不感兴趣。
她不由得张了张嘴:“咳,嗯……秦先生……”
秦昆回道:“那边是金刚座,大觉塔,菩提树……”
阿丽亚娇躯一震:“你来过?”
“来过两次了。”
阿丽亚狐疑:“之前没听你说过啊……”
秦昆不想理会,从小摊上买了串佛珠,掏钱离开。
阿丽亚见到秦昆疾行如风,赶紧追上去道:“走这么快干什么?我还得仔细看看古什塔他们的气息去了哪里……”
“不用看,就在那里!”
秦昆指了一条路,阿丽亚定睛一看,又嗅了嗅,似乎没错!
神了啊他!
“秦先生,你懂佛教一些基本知识吗?”看到秦昆手里有一串佛珠,阿丽亚起了话题道。
秦昆回道:“懂,佛是觉悟者,修佛就是修觉悟那一刻。”
“东方道士涉猎都这么广博吗?好厉害!”
“那……那你知道什么是觉悟吗?”阿丽亚小心问道。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佛说,世界是假的,是梦,醒来就是觉悟!”
没想到秦昆对佛门研究都这么精通,阿丽亚肃然起敬。
这……恐怕就是求道之心吧。
不仅钻研自己的信仰,也包容其他的信仰,集百家所长!
“真佩服你们东方秘门,什么时候我有机会也想去看看!”
“看什么?”
“看看那边的秘门中人。”
“不用看,这里就有!”
往前没走几步,秦昆拍了拍一个脏兮兮的和尚肩膀,和尚纳闷转过头,两颗眼球看向不同的方向,秦昆把刚买的佛珠挂在他脖子上:“佛海,我是你的魔障。这串珠子送给你定心魔!”
和尚努力把眼球回正,一时半会还没回过神来。
“秦……昆?!不可能!这里是菩提伽耶,秦昆在华夏啊!哦对,你是我的魔障……但我的魔障不是你啊,我魔障是徐法承……”
秦昆无语:“事怎么那么多,我说是就是!”
“哦!好!”
“你先修炼,我去那边转转……”
秦昆说完告别佛海,佛海莫名其妙地挠了挠脑袋,继续打坐了。
“那人是谁?”
阿丽亚好奇。
“华夏秘门中人……”
阿丽亚恍然大悟,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你知道他在这?”
“知道。”
“怎么知道的?”
“算出来的!”
“呃……那你能给我算算吗?”
“算什么?”
阿丽亚鼓足勇气:“姻缘!”
我去……
还有意外收获?
一个圣女,在我这算姻缘?
“行,你喜欢的男子叫什么,八字给我,我给你算……”
“八字是什么?”
“生辰年月,精确到时辰。”
阿丽亚惨然一笑:“我只知道他叫胡尤罕……”
“那别做白日梦了,好好当你的圣女吧。”
二人并肩,绕过一排雕刻佛像的石壁,阿丽亚情绪很低落,不过下一刻,看见一个僧人后,表情严肃了起来。
“古什塔的味道到那停了!”
阿丽亚没说完,发现秦昆已经抬脚踏出,消失在原地!
“咄……呃……”
那僧人刚开口,被秦昆扼住脖子,一耳光抽在脸上!然后左右开弓,二十多个大嘴巴,打的僧人满嘴是血!
“波旬的魔徒!”
僧人大怒,背后佛轮出现,此刻的他宛若一尊不动明王!
但秦昆也不甘示弱,一记爆栗打在僧人头上,现在的秦昆很烦躁,这种时光回溯的术法是禁锢术法,但不是平常认知中的禁锢!
他不断回溯时间,把自己困在这处时间线中,等于说秦昆没了离开的可能!
秦昆刚一路也在尝试用逍遥阵破掉,但没用!
现在的秦昆处于暴怒边缘,不断来往这条时间线内,他耐心被磨的差不多了,下手也没个轻重。
面前那尊不动明王被打的如猪头一样,秦昆半点喜悦都没有,因为他能感觉到对方灵力波动还在变强!
到底该怎么解?!
秦昆这次不仅扼住对方脖子,还捂住了僧人的嘴巴,只要那声‘咄’发不出来,他还有机会!
“闭嘴!真的逼我杀了你吗?”
“你杀得了我吗?”
秦昆心底,僧人的声音响起。
我艹……
下一刻,那僧人古井无波地开口,吐出一个字。
“咄!”
嗡——
巨大的时间流再次倒回。
秦昆知道科学的概念中,只有空间概念,没有时间概念。时间只不过是无数个变化的空间组成的。
但这回溯的本事……真的好恶心啊。
车旁边,拉哈尔看了一眼秦昆:“怎么了秦老板?”
“阿丽亚喜欢一个叫胡尤罕的男人,查他八字!”
拉哈尔瞪大眼睛,阿丽亚也瞪大眼睛。
秦昆说完直接离开。
纪元之主
拉哈尔纳闷秦昆怎么喜欢做媒了?不过也不介意,有活干就行。
菩提伽耶,秦昆匆匆走过街道,阿丽亚追了上来。
“别问!”
阿丽亚一肚子话堵在心中,太憋屈了啊!
他怎么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的?
难不成神庙施法的时候窥见了?
不应该啊,自己当时挡在那段因果线前面的。
秦昆买了条佛珠,又买了双僧袜,大步向前。
阿丽亚还是没忍住:“秦……”
“说了别问。”
“那我问问你买这个干什么?”
“送朋友!”
“前面是……”
“大觉塔,金刚座,菩提树!”
“你……”
“来过三次了!”
呃……
阿丽亚觉得秦昆火气有些大,也不敢多嘴。
前面,一个脏兮兮的和尚在参悟,秦昆把佛珠挂在他脖子上,转头就离开。
那和尚挠着头,一脸懵逼。
哪个游客给自己挂的佛珠?
难不成是……佛祖显灵了?!
“秦先生,古什塔他们的味道……”
“前面!”
一个僧人,盘坐在地,七窍流血,秦昆抬腿,踏破阴门消失,在僧人面前出现。
一拳打出对方鼻血,掏出新买的僧袜塞入嘴里。
对方背后佛轮出现,一尊不动明王的法相也渐渐成型。
秦昆此刻,焦躁到了极致后,忽然多了一丝明悟。
他居然又中招了?
很明显,僧人知道秦昆要来。
但是,又挨了自己一拳!
所以……
对于僧人而言,挨自己一拳其实并不重要。因为多大的伤都能用回溯复原……
那么……什么重要?
“波旬的魔徒!”僧人哪怕嘴巴被塞住,雷音也能出现在秦昆心底。
秦昆忽然笑了。
“我就一直觉得哪里不对。我来了四次,但你一直是坐着的!”
看见僧人眼神闪烁,秦昆心中立即觉得自己猜对了。
他顿了顿,“你不仅一直坐着,这几次的灵力波动也一次比一次强,这种波动不是由内而外的,所以不是你自己的灵力。你在吸取大地的灵力!”
下一刻,秦昆一把将僧人扛了起来。
僧人身后,不动明王法相立即消失!
轰地一拳,秦昆打在僧人面门。
“古什塔去了哪!”
“休想让我告诉你!”僧人大怒。
秦昆笑道:“不告诉我,我就帮你破戒!阿丽亚!”
“怎么了?”
“送你个炉鼎。”
僧人听见秦昆口中的虎狼之词,再看了一眼妖娆万分的阿丽亚,一阵凉意从心底升起。
“不可以!”
“没有不可以。”阿丽亚明白了秦昆的意思,风情万种地走了过来。
僧人冷汗涔涔:“女施主且慢!你离我越近,我离佛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