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起點-第一百六十一章 事情談成推薦

Home / 其他小說 /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起點-第一百六十一章 事情談成推薦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兄弟们很懂事,知道我们开始认真谈事了,不自觉地都找个借口走了出去,就只剩下我,老大和郑班长了。
郑班长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你说你到底折腾个什么劲儿啊?挺好的工作,你愣是不干了!”
我尴尬地笑着道:“不用说得这么好听,我就是被万众给开除了!人啊,不就是折腾吗?不折腾还活个什么劲儿啊?年轻人就得有冲劲儿,不然等到自己老态龙钟了,再后悔啊!?”
郑班长哎了一声道:“那就能折腾出刑事案来啊?你啊,就是不让人省心?”
我切了一声道:“这事能怨我吗?你说你好好的,走大街上,一块板砖直接拍你脑袋上了,你说怨谁?”
郑班长板着脸道:“别把自己说得跟窦娥似的,你就是拈花惹草的主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身边的莺莺燕燕可不少啊!强奸这事肯定和你不沾边,这我知道,但要说跟白纸一样的清白,鬼都不信!天生一个情种!”
老大笑嘻嘻地说道:“班长,你这事说的对,他啊,咱们上学那会儿,就是多情种,到处留情,你想啊,咱们这帮人了,哪个小女生当时不是喜欢他的啊?还有低年级的小师妹,站在楼梯口,直接喊他名字呢!那时候,老有人打听他,他其貌不扬的,也没啥特长,除了一张会说话的嘴,真就没啥拿得出手的!不服啊!”
我得意地说道:“咱们那时候的人,就喜欢我这种蔫蔫坏坏的,不怎么出众,也不高冷,能给人安全感!这就和做生意,找合作拍档一样,低调,能办事,牢靠!”
郑班长指着我道:“说着说着,就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我笑着说道:“我这真不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和我合作过的人,你问问他们就知道了,我是不是这样的人!”
老大急忙帮腔道:“这事我可以证明,飞鱼最近就一直夸他,有正事,果断,办事不拖泥带水,还有义气!”
郑班长回味着老大的话,说道:“义气这个词,在当今社会可不适用了!再说说,你们的事吧?”
我收起了笑容,正经地说道:“这事我已经筹划了很久,而且每个细节我都推敲过,回报比,利润点,成本回收周期,这些我都计算过,迟点我将合作计划可行性报告,给你送过去。”
郑班长嗯了一声道:“这些我相信你的专业性,我还是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这么热心这件事?你的利润点,在哪里啊?”
我想了想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没想过这问题!估计是可以免费坐公交车吧!”
郑班长认真地看着我说道:“到底你想得到什么?说真的!”
我哎了一声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就是想证明自己可以做点什么!钱我真的不缺,估计这辈子打断腿,也够我一家人风风光光地过一辈子!”
好看的都市言情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六十一章 事情談成
郑班长还是不信道:“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你说得我不信!给我个理由,我就告诉你该怎么做?”
我真诚地说道:“我真没想过怎么从这个项目上赚到钱,不过,我相信一定能赚到钱,这钱也不是一天两天能看到的!”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六十一章 事情談成閲讀
然后看了看老大,再次说道:“或者又是为了能让身边的人,都过得好吧!”
郑班长闭上了眼睛,思量了好一会儿道:“这事我可以直接插手,我其实觉得还是可行的,明天老大你直接带着可行性报告来我办公室,我开个会,把这事直接提上议案,同时也把你们公司现在的经营现状,都写在报告中,写得越糟越好!”
老大急忙点头道:“好的,明白!那阿飞呢?不和我一起去吗?”
郑班长摇着头道:“他不能去!这事阿飞,你最多在幕后操作,一定不能让人知道这事与你有关!”
老大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啊?这事从头到尾可都是阿飞张罗的啊!”
我急忙摆手说道:“我是瞎操心,这事和我无关啊!”
郑班长嗯了一声道:“聪明!话就到这吧!”然后嘱咐老大道:“这事要尽快办,我下个月可能就去省里了,手续都办完了,就等着那边办公室腾出来,我就过去了!”
我和老大同时惊喜道:“升了啊?”
郑班长微微地笑了笑,没说话。
那天晚上,我们都很尽兴,大家想起了以前很多学生时代的回忆,说着很多掏心窝子的话,连一直不想喝的郑班长都喝了很多,后来还是他的秘书进来提醒他,明天早上还有个会,大家这才散场。
郑班长估计是打过招呼了,公交公司的事,接下来办的就十分的顺利了,三个部门的头头都点头同意了这事,就等着奥弗特公司的谈判团过来,就可以开始正式谈判了。
华欣和艾文回国了,带回来一堆的技术资料,其中也有奥弗特公司的,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觉得这家公司的确是靠谱的,就和华欣说了合作的事,华欣听了十分的兴奋,觉得自己终于有件事可以办成了,最重要的是,可以在他爸面前扬眉吐气一次了。
当得知我已经离开了万众时,又失落了很多,他才刚刚进入万众,我却离开了,艾文倒是很看得开,问我道:“那我走不走啊?”
我淡淡地笑了笑发问道:“你说呢?你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走啊?在没有更好的选择情况下,你为什么要走啊?赚钱啊!不用理会我的,我离开是我自己的选择,华欣呢,你要是喜欢跟着你艾文姐,你就跟着她继续干,要是不想干呢,你就去找老大,反正他那边也开始需要人手了,他的事要是能成,公交公司那边肯定有你一个不错的位置!”
华欣犹豫了一下,思前想后地说道:“我还是比较喜欢跟着艾文姐,不过,我刚开始的目的不就是搞定合作的事吗?”
我笑了笑道:“你管它什么原因呢?你要的是结果就对了!再说了,老大那边你还是可以帮忙的啊!”
华欣嗯了一声,然后关切地问道:“飞哥,你真的没事吗?”
我淡淡地笑道:“我能有什么事?离开万众,我还不活了啊?放心吧!”
华欣摇了摇头道:“我说得不是这个,是你的绯闻!”
艾文脸一沉道:“什么绯闻,那就是谣言!是诽谤!这事也就是在国内,这要是在国外,他们敢这么乱说话,告的他们倾家荡产!”
我无奈地说道:“你都说这是国内了!我的事,你们不用操心!留你们在万众,还是一层意思,万众开始和卫华集团合作了,这就意味着一定会加大对国外市场的扩张,我不清楚卫华集团在国际上,到底有多少影响力,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比之前万众的强!你们要抓住这个机会,扩展你们在国外的业务,不单是是万众的产品,其他看的产品也可以推向国外,要建立自己的销售体系,而不是万众的!”
艾文和华欣同时点了点头。
我继续说道:“我要的是,你们有自己的销售途径,能把国内的产品推销到国外去,暂时借助万众这个平台,积累人脉和资源,一旦我这边开发出新产品来,你们就能派上用场了。”
艾文嘿嘿地笑道:“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呢?早就想好退路了吧?”
我摇着头道:“这个还真没有!目前我手头上真没什么好产品,只是为后期做准备!”
赵德柱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理清了抓我几个警察,到底是什么来头。
平沙派出所的两名辅警和一个在职派出所副所长,当了十几年的老警察,就是平沙本地人。
他们这次出警,理由也算正当,因为我们厂所处的位置,正好是他们的管辖范围,有人报警,他们自然可以抓我回去,协助调查。只不过,招来了那么多记者,就不知道他们是故意的,还是有其他人通知的。
赵德柱直接投诉到了市局投诉科,要求彻底彻查这件事,对于给我名誉上造成的伤害,要求他们必须公开道歉,还我清白。
因为,现在无论是报案人,还是受害人,都找不到了,而我的名誉就这样的受损了,他们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我再次和赵德柱来到了那件派出所,不过,这次他们对我到是恩礼有加,派出所的政委亲自接见我,不让赵德柱旁听,只让我一个人进去谈。
我坐在他对面,直接问道:“您找我什么事?”
政委很客气,递给我一杯热茶,说道:“今天叫您来了,主要是和您道个歉,这是我们工作中的失误,不过呢,我们也是例行公事,既然有人报警了,那我们就一定得管,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我嗯了一声道:“管是该管,但是不是也不问清缘由,怎么回事儿,过去就直接抓人,还让那么多记者在外面拍照,我才被抓几个小时,满大街就沸沸扬扬了,这事对吗?现在可好,连受害人都没有,你们是没事了,我呢?就这么被你们扣上了一顶这么大的强奸犯的帽子!”
政委解释道:“我们也是按照正常手续走的,至于对待您的方式,可以有点极端了,这点我们承认,但也不算是违反规定啊!”
我哼了一声道:“戴上手铐,抓上警车,这都不算违反规定?那是不是,我随便给你们打个电话报警,你们就一样会出警抓人啊!另外,我怀疑审问我的两位同志,也有问题,他们有诱导我认罪的嫌疑。”
政委急忙否认道:“这不可能,那也都是你的猜想而已!”
我皱了皱眉道:“既然你都这么觉得了,我又没什么证据证明我的话,你大可不必找我过来啊!你还在担心什么?”
政委尴尬地笑了笑道:“你看看能不能把投诉单撤掉呢?我这边内部解决,给他们一个警告处分!”
我撇了撇嘴道:“你们怎么解决我不管,我要的是一个公平的结果!这事如果就这么算了,我的名誉怎么办?你也看到了,现在大街小巷都在传我的事,这都是你们造成的,我当然要追究到底!”
政委脸色一变道:“追究到底也是这个结果!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你的确有嫌疑,我问你11月20日,你在哪里?”
我想了想回答道:“我在……我为什么告诉你?你现在是审问我吗?如果是,你拿出拘捕令来,我什么都回答你,如果不是,我拒绝回答你!如果没什么其他事,我要走了!”
政委哼了一声道:“不能说出来,就说明你心里有鬼!11月20日,没人知道你去了哪里?”
我脑子里想了一下,那天我应该在香港,正好是身份证和钱包都丢了哪个晚上,我在麦当劳过了一个晚上,原来这一切都不是巧合啊?他是在等我说出答案,他好质疑我,谁能证明我在哪里?如果说不出,那那天晚上我就有了作案时间。
我心里觉得好笑,就算没人证明我在那里,我总有出入香港的记录吧,我都没在内地,凭什么说我有作案时间啊?
于是信心满满地回答道:“你们可以去调查啊,看看我那天到底在哪里?现在是谁报案谁举证,有证据告我,你不早把我抓进去了,还会和我这么客气?我还就不说了,你不是正式拘捕我,我就有权不回答你的问题,现在和你说话,是我尊重你的职业,不过,你也别太过分,门口就站着我的律师呢!这事咱们没完,我还不信,还没地方说理去了!”
政委再次转换了笑脸,拿出了一只烟递给我道:“不至于吧,这么大的火气,我也就是这么说一下,咱们万事好商量!”
我冷哼了一声道:”没什么好商量的,这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要不就是你们想办法把我弄进去,要不就公开承认你们的错误,给你一个公平的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