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我要做秦二世》-第674章 溫兄,可聞西域之地?(第二更)看書

Home / 歷史小說 / 玄幻小說 《我要做秦二世》-第674章 溫兄,可聞西域之地?(第二更)看書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我要做秦二世
他忌惮的只是大秦储王而已!
对于其他人,大月氏王没有印象,在他看来,大秦储王便是大秦最难对付的人,所以他只忌惮大秦储王。
此时此刻,大月氏王并不清楚,在秦王政远比大秦储王更加难对付,而武将之中,王翦之强,也在嬴高之上。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在一隅之地,将自己困死在了其中。
坐井观天,看到的天空永远只有井口那么大小。
大月氏王终究是一个小地方的王,与嬴高等人的见识,有着天差地别。
没有理会大月氏王心中的想法,嬴高收回目光,朝着大月氏王笑了笑,道:“温兄,可闻西域之地?”
对于西域之地,嬴高的了解,基本上都是来自于后世,这一世,他派遣的斥候与使者纷纷夭折,那里仿佛是一个绝地。
此刻,与大月氏王闲谈,嬴高也懒得斗嘴,不由将话题转移到了这里,他心里清楚大月氏王对于西域之地必然是了解的。
因为过了乌孙便属于西域了。
而贵霜首领等人便是朝着西域而去,大月氏初期的选择根本不是中亚之地,而是西域之地。
这一点,嬴高从一开始就清楚。
闻言,大月氏王眉头微微一皱,忍不住看了一眼嬴高,他没有想到,嬴高此刻连西北都没有打下,就将目光看向了西域之地。
“大秦储王对于西域之地有兴趣?”
这一刻,大月氏王的眸子变得危险了起来,他可是刚刚在西域之地,找到立足之地,结果现在大秦储王便将目光看向了西域。
他发现这个人有毒。
但是,他依旧是回答了嬴高的话:“自从大月氏往西,皆算是西域,至于具体情况,本王也知道的不详细!”
“哈哈哈……”
闻言,嬴高不由得莞尔,他自然是清楚,大月氏不是不清楚,而是他不想告诉嬴高罢了。
但是他清楚,西域狭义上指玉门关、阳关以西,葱岭以东,巴尔喀什湖东、南及后世新疆广大地区,以及更远的地方。
而广义的西域则是指凡是通过狭义西域所能到达的地区,包括亚洲中、西部地区等。
西域诸国主要分布在塔里木盆地、吐鲁番盆地和以北准噶尔盆地的边缘,利用从高地上溶化的水在绿洲上生活。
此外塔里木河与罗布泊是西域地区的主要农业、生活的主要水源。
最重要的是,他记得从西北前往西域,有两条路。第一条经塔里木盆地东端的楼兰,折向西南,沿昆仑山北麓西行至莎车,为南道,南道西逾葱岭,可至中亚的大月氏、大夏、安息等国。
另一条经车师前国,沿天山南麓西行至疏勒,为北道,北道西逾葱岭,可至中亚的大宛、康居、奄焉等国。
此刻的嬴高对于西域的土地没有明确的兴趣,中原大地才是他的战场,他想要的是从西域传入中原的各种瓜果蔬菜的种子。
这对于当下的大秦而言,极为的重要。
毕竟中原大地在这个时候的食物太过于贫瘠了,他要改变大秦的局面,食物种子便是最重要的。
见到大月氏王不愿意谈及,嬴高也就沉默了。
西域之地,暂时不是他必须要兼并地方,他想要的是引进一些瓜果蔬菜,丰富大秦的一日三餐。
“嬴将,州牧请您过去!”军中文吏匆匆而来,朝着嬴高一拱手,道。
“嗯。”
微微颔首,嬴高转头朝着大月氏王灿烂一笑,脸上浮现出一抹歉意:“温兄,有事,本君告辞!”
“哈哈……”
望着转身离去的嬴高,大月氏王莞尔一笑,道:“高台之上见,我们也走吧!”
“诺。”
对于大秦储王,月氏王极为的忌惮。
他心里清楚,稍有不慎就会落入大秦储王的算计之中,现在大月氏已经失去了所有,他不想让大月氏这个族群在西北之上彻底的消亡。
高台之上,书房陷入了沉默。
气氛凝固,很显然,方才的唇枪舌剑并不轻松,只不过,马兴见到他来的时候,脸上闪过一抹笑容,虽然一闪而逝,但是他依旧是清楚地看见了。
这个时候,马兴脸上浮现笑容,很显然这一次的商议,大秦占据了优势,得到了最大的利益。
“属下见过嬴将,这便是我们商议出来的盟约,请嬴将过目!”见到嬴高走过来,马兴连忙起身朝着嬴高肃然一躬,道。
“嗯!”
点了点头,嬴高在位置上落座,将马兴手中递过来的羊皮书接过,开始一条一条的翻看,关系到了西北以及大秦的权益,他自然是不会掉以轻心的。
半个时辰之后,嬴高将羊皮书看完,然后朝着马兴点了点头,道:“此条约可行,就按照此盟约吧!”
说罢,嬴高朝着铁鹰一挥手,道:“上印!”
“诺。”
与此同时,这个时候大月氏王也是刚刚看完羊皮书,见到嬴高点头答应了下来,也是极为的高兴。
他心里已经做好了被大秦储王宰的准备,但是盟约之中反倒是比他想象之中要柔和很多。
对于此,大月氏王对于嬴高的抵触,没有了之前那么大。
“囬酋,上印!”
“诺。”
彼此交换用印之后,完成了盟约。
嬴高与大月氏王没有歃血为盟,他们都心中想要彻底的吞并对方,只不过时机不成熟,所以,彼此都想要一段时间来休养生息。
今日盟约,便是嬴高与大月氏王相互促成的。
但是,他们都不是真正的想要签订盟约,自然不用歃血为盟,而且,这件事,马兴提及了,只是嬴高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他可不想得了鸡瘟最后大业未成,便挂了。
“嬴将,为何我军放弃了那么多的权益?”
马兴虽然按照嬴高的指示在处理此事,但是他对于嬴高的举动,他依旧是有些不解,此刻事情已经结束,不由得朝着嬴高,道。
闻言,嬴高轻笑,道:“将对方逼得太急对我们也没有好处,接下来,西北需要的安定。”
“大月氏王是一个不稳定因素,必须要提前防备!”
……..